唐山大地震救援英雄自述:电影远没有现实惨烈

[摘要]提要:凌晨被灰尘憋醒,房顶已塌到眼前;徒手挖人,指甲和手指肚都往外渗血;防空洞中找水喝,有腥味也得喝;《唐山大地震》电影远没有现实惨烈。

“一等功”马宝存: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救人干嘛

“一等功”马宝存 图:腾讯大燕网摄影师王伟倩

“一等功”马宝存: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救人干嘛

“一等功” 图:腾讯大燕网摄影师王伟倩

马宝存,河北正定人。

唐山大地震时,20岁的他刚入伍不久,就在唐山市中心区域的唐山市武装部当机要员。

回想当年,他的记忆是一个一个的片段,时间顺序已不是那么清晰。

但他手中的一等功证书分明就说明了当年死里逃生的艰难和不易。

片段一:凌晨被灰尘憋醒 房顶已塌到眼前

1976年7月28日凌晨快4点的时候,唐山市武装部的机要员马宝存突然感到憋闷,醒了。他猛地想从床上坐起,可脑袋却碰到了什么东西,无法起身。

这时,持续的震动让他明白,地震了,而且房顶子已经塌到眼前。他很幸运,当时毫发无伤,只是鼻子和嘴中吸入大量灰尘。

马宝存没顾上抓衣服,穿着裤衩赶紧爬了出去。

爬出来后,马宝存见到一个走向毁灭的城市。他当时有过一个不太高大上的想法,跟他后来荣立的一等功有些不相称,他想“人都死了,我怎么回家?”

“四周一片混沌,没有灯光也没有火光,但是天却是血红色的,地面不断震动,房子不断倒塌”,马宝存回忆,“坐着的时候感觉自己像在筛子里翻滚的草段儿,根本坐不稳”。

那个大院,当晚住了多少人,马宝存说早已记不清,但是他清楚地记着当时亲手搬走了30多具遗体。

“一等功”马宝存: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救人干嘛

马宝存接受记者采访 图:腾讯大燕网摄影师王伟倩

片段二:徒手救人 指甲和手指肚都往外渗血

余震不断,房屋倒塌的声音淹没了一切,他说,大约10多分钟后,余震减少,他才注意到有人在呼救。

马宝存说,自己救出了12个人,又跟大家合作救下好些人。

回忆救人的细节,马宝存提到最多的工具是砖头和椽子。当时现场根本找不到别的工具、也没有手套,徒手挖人,大家的指甲和手指肚都往外渗血。

马宝存用砖头在墙上、塌落的吊顶上砸出洞口,救出大院里好几个人。救第一个人,开始砸出的洞口太小,卡住了,又让人退回去,再把洞口一砖一砖砸大。人被拖出来时,肚皮都划破了。

大院的人救完了,大院附近居住的小伙子跑来求救。当时眼前一片废墟,不知道谁家是谁家。求救的小伙子也只是大概知道家里人在什么地方睡觉。

他家的屋顶是用碳渣筑的,塌落在废墟上,根本搬不动。马宝存和小伙就用椽子橇起房顶,随即在缝隙中填砖头、石块,然后砸开房顶。房顶被一块一块挪开,埋在废墟下的一家五口(四个大人、一个孩子)逐个被找到,抬出来。马宝存说,人看着都像是已经死了。他们把孩子放在一块石头上,风一吹孩子醒了。随机四个大人也醒了。

一家五口都活过来了,这也成为马宝存自感高兴的一个细节。接受采访时,这个细节被他反复提到,语气中满是惊奇。

“一等功”马宝存: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救人干嘛

马宝存接受记者采访 图:腾讯大燕网摄影师王伟倩

片段三:防空洞中找水喝 有腥味也得喝

人救出来了,还得活下去。衣服很缺,而水和食物成了最紧缺的必需品。

马宝存回忆,深夜逃命,基本都只穿着内衣、有的都没穿衣服,鞋子也没有。救人第一天找到的衣服、鞋子都给了妇女们,男人有块遮羞布就救人去了。

哪里有水?马宝存想到自己曾经在防空洞发现过渗水。防空洞的水喝了多久,马宝存的记忆不是太清晰了,肯定是喝到大车拉着大桶来送水为止。

马宝存说,“夏天尸体腐烂快,水很快就有腥味了。后来其实那个水不能喝了,但还是得喝。”

据马宝存介绍,地震发生当天什么吃的也没有。当时天热、下雨,又没有冰箱,很多东西挖出来时已经坏掉了。食物紧张的缓解,则是六七天之后,陆路运输打通之后,逐步解决的。

“一等功”马宝存: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救人干嘛

马宝存回忆战友 图:腾讯大燕网摄影师王伟倩

【对话】

《唐山大地震》电影远没有现实惨烈

笔者:《唐山大地震》电影您看过吗?当时那个场景跟《唐山大地震》电影一样吗?

马宝存:电影远没有现实惨烈。房子都塌没了,分不清哪家是哪家。余震不断,还让房子越塌越瓷实。我当时拿一个望远镜可以看周围两三里的范围,偶尔能看到没倒的楼房,有尸体就挂在断裂的楼体上。夏天热,你会发现尸体逐渐腐烂。

笔者:怕吗?当时睡得着吗?

马宝存:说不怕是假的。不过,我当时20岁,胆儿也大,没啥睡不着的。第一天在大院救完人,也实在是累了,就瘫倒在那里睡着了。睡了多久不知道,后来是下雨,我被雨水浇醒了。

“一等功”马宝存: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救人干嘛

马宝存描述救人场景 图:腾讯大燕网摄影师王伟倩

笔者:当时没有遮挡的地方了吧?

马宝存:没有,大家都露天待着,找个砖头枕着就能睡着。头天救人只穿着短裤,晒着太阳,第二天脸上、身上就开始脱皮了。

笔者:当时心里最不好受的是什么?

马宝存:没救出人来呗。有一个干事,他家早先去过,但是地震后再去找,全是废墟,路都没了,根本没找到他家。

笔者:救人受过伤吗?

马宝存:没什么大伤。当时救人没鞋穿,脚被钉子扎伤,后来发炎,一度脚和腿都肿了。

“一等功”马宝存: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救人干嘛

讲到唐山大地震惨痛情景时,马宝存显得有些难受 图:腾讯大燕网摄影师王伟倩

笔者:后来有没有后怕?有没有什么心理上的后遗症?

马宝存:没有,没啥怕的。经过地震,人一个一个死了,送走了,伤感是伤感不过来的。死了那么多人,处理好拉走,都是我经手的,没有什么害怕的。

笔者:荣立一等功有啥变化没有?

马宝存:被人叫做马英雄,心里其实不太舒服。本身救人是天经地义的,没有负伤,你不救人干嘛?

笔者:你希望自己救过的人找你来感谢你吗?

马宝存:找我干嘛?我领着退休金,该玩儿了玩儿,该耍儿了耍儿,就行啦。

笔者:想再去唐山看看吗?

马宝存:想,想去市区好好转转。

(本文为腾讯大燕网原创报道 文/ 辛海建 图/ 王伟倩 视频/ 寇家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