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1】夜半震醒跑出屋 饭堂动员士气鼓

专题我的卧虎湾马誉炜2016-07-25 09:32
0

马誉炜回忆唐山大地震:岁月回眸

新兵时摄于清风店军营

1976年,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多事之年。

年初的一月八日,全国人民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辞世;七月 六日,享有崇高威望的朱德委员长逝世;七月二十八日,河北唐山发生7.8级特大地震,死亡24万多人;九月九日,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毛泽东主席病逝!

我就是那年春上参军入伍的,三月七日,一个雪后的上午,跨入陆军第38军114师341团军营的大门。转眼40年过去,真如同毛主席在一首词里感慨的:“弹指一挥间”哪!

马誉炜回忆唐山大地震:岁月回眸

1976年,无疑也是我人生履历中值得记录的一年,是我军旅生涯的起跑线。尤其是四个多月的唐山抗震救灾的日子,更是我此生难以忘怀的一段经历。今年,2016年,是我从军四十周年,从不到20岁的年轻小伙成为将满60岁的老人,戎马生涯也自然进入“倒计时”的年份。唐山大地震四十周年,不少亲友都盼望我写点当年抗震救灾的文字。

这方面的文字,以前写过,有散文,有诗歌。有一篇写抗震救灾初期到处找水的散文《水的故事》,约在2011年还在《光明日报》专题征文中获奖,为此唐山市委宣传部还曾奖励一部小数码相机呢!但总的看还是零零碎碎、挂一漏万的。有必要完整地将其记录下来,汇入生命的档案,更好地留存在记忆里,如果还能给他人也带来一些启迪、思考和兴趣,那就更是一件好事了。

好在现在有微信公众号这样方便快捷的新媒体,可以随写随发,一旦“上架”,每日一篇的节奏,以及网友点击率、点赞留言的鼓励与督促,有利于把这件事情做好做完。

马誉炜回忆唐山大地震:岁月回眸

那就以“四十周年忆唐山”为题,开始我对唐山抗震救灾这段岁月的回顾。

马誉炜回忆唐山大地震:岁月回眸

我们提前结束了新兵训练,投入了正常训练之中。我从新兵排下到一排二班。排长是四川云阳人,叫潘廷孝,个子不高,脸白里透红,说着一口浓重的四川话。班长叫申三元,湖南省邵东县水东江人,1970年底入伍,个子也不高,眼睛大,脸白,眉毛很细,湖南口音重,经常穿着褪色袖口磨破了的旧军装。班长是初中生,入伍前在村里当会计,写得一手好字,他记的笔记和日记,我是经常看的。他对我有些偏爱,从不让我干那些苦力活,而是多给我安排出黑板报、写发言稿等活计。我高中毕业后,被乡里推荐参加县里办的“文学创作学习班”,学习结束后,被县文化馆留下,主要任务是编辑出版(油印)《农民文学》双月刊。当兵后,部队喜欢“文化人”,新兵下连都抢着要我,我们班长就是通过走我新训时班长宗国胜的“后门”,把我抢到手的。在学校时,体育基本上和我不沾边,因此到部队后,摸爬滚打、单杠双杠这些科目,我都很难过关,但班长从来不批评我,总是耐心给我纠正动作,鼓励我克服心理障碍,掌握动作要领,赶上训练成绩。当时我的个头还不满1米8,但在新兵里算是个头高的,队列训练、站军姿这些,我都不怵头,动作也比较标准。记得有一次全营在一起跑步,正跑着,副营长叶青海突然下达立定的口令,部队立定后,叶副营长说:“训练了半天,我们不少兵连跑步摆臂都不会,我就看机枪一连这个排头的小伙子动作不错,下面让他给大家做一下示范!”他说的机枪一连就是我们连,那天的排头兵就是我,嘿,一不小心,还当了一次示范兵。人对自己历史上的荣誉都记得牢。就是这么一件小事,我一直记着,记着那位小个子、黑黑的叶副营长。听说他后来调到石家庄高级步校当教员,早已辞世了。那个阶段,我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写黑板报、当小值日、帮厨。反正,新兵,在连队没有闲着的时候。

马誉炜回忆唐山大地震:岁月回眸

转眼到了流火的七月底,华北平原天气奇热,晚上一个排十几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里,那时也没有什么电扇空调之类,再挂上部队那个年代配发的密不透风的小蚊帐,入睡难呀。一般是午夜后睡得最香。这天凌晨三点四十二分许,突然一阵晃动,惊醒了大概除我之外的所有人,全排、全连的官兵都迅疾跑出宿舍。我是被班长申三元叫醒,连拉带扯拽起来的。“地震啦!”“地震啦!”整个营区都在喊!有的说,听到像闷雷声,有的说看到外边一道火光,有的说听到木床嘎吱嘎吱响……我是啥也不知道,只是感激班长申三元,关键时刻“拉兄弟一把”,如果赶上房倒屋塌那样的情况,这无异于救命哪。人们纷纷议论着:不知震中在什么地方,恐怕这地震小不了啊!

【专栏1】夜半震醒跑出屋 饭堂动员士气鼓

过了好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大家又回屋继续睡觉了。

当天下午,我们就发现团部的吉普车来往频繁,不时还有运输汽车出库的声音。隐约听说天津以东地区有大地震了,师部那边部队都上去了……。我们的心头不觉一震:该不会也让我们去救灾吧?如果真的有任务,我们一定要争取上。我所在的341团历来是38军的主力团,战争年代敢打敢拼,英勇善战,战绩突出。和平时期勇担重任,屡建功勋,出政绩、出干部。我所在的一营机枪一连,是有着天津战役“打得好、团结好、纪律好”荣誉称号的连队,和平时期优良传统仍在传承,是全团的先进连队。我入伍后,隔三差五被团政治处找去抄连队建设经验的材料,那时传统打字机尚不普及,文字材料都是靠手抄,用圆珠笔,放上复写纸,一次复印三四份。在这样的团队和连队当兵,荣誉感自然更强,总盼着有任务、夺红旗,争第一、争头功。

晚饭后,连长、指导员到团部参加“紧急会议”,连队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炊事班“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已开始收拾野战炊事用具了。

马誉炜回忆唐山大地震:岁月回眸

在连队当战士时,与班长荣世忠(左一)战友崔世华(中)留影

约在晚上十时左右,一阵紧急集合的哨音划破夜空。只听值星排长一声唤:全体带马扎、板凳,速到饭堂集合开会!

说时迟,那时快。全连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完毕。那会儿,感觉饭堂里的气氛有点凝固,真是掉下一根针来也能听得见。连长侯传义是1962年入伍的老同志,用夹杂着河南口音的普通话明确任务:连队奉命明天早上六时,开赴冀东地区执行抗震救灾任务。要求全体同志立即做好出发准备:司机班马上检修车辆,排除故障隐患,确保半路不抛锚;一二三排立即收拢在营区附近执行农副业生产、站岗执勤人员;副连长侯庆云负责确定留守人员,并管理好在连队休养的病号;副指导员李锁亮负责做好演唱组现场鼓动准备工作……。尔后,我们连队指导员咸隆忠作简短动员,他是68年兵,山西太原人,他说话声音尖尖的,很是响亮:“同志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我们机枪一连的老前辈,用生命和热血,换来‘打得好、团结好、纪律好’的锦旗,不能在我们的手上掉下来,只能增光添彩,不能抹黑!谁英雄,谁狗熊,抗灾现场比一比,看一看,我希望大家都不要当怂包软蛋!都要以实际行动接受挑战和考验,困难再大,环境再苦,我们也没有二话!大家有没有信心?”“有!有!有!”全连官兵群群振奋,斗志昂扬!应声喊声震天动地,像是要把饭堂的屋顶掀起。

(未完待续)

锐旅请缨急奔袭,震中惨景人惊恐

救人放在第一位,红星闪处有大爱

余震下冒险救人,饥渴中四处找水

彝族兵病重不下火线 在校生带伤归队救灾

搬运尸体任务繁重 为找遗容翻遍大坑

家在唐山不顾家 人到震区忙救人

抢运油漆脚被钉扎 清理银行分毫不差

故事会上露头角 火线入党爆冷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马誉炜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