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几周前,关于城市道路违法停车处罚权拟被列入城管执法范围的新闻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违章停车固然不值得提倡,但是用一位车主的话讲,“不是我想故意违章,而是真的没有地方停”。

伴随着我国机动车保有量的连年增长,停车难的问题正在日益凸显,在有车无位的尴尬现状背后,症结到底在哪,又有没有可以值得借鉴的解决方案?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对许多车主而言,每天需要思考的一个共同问题是:“车停哪?”以北京为例,目前全市停车位约为302万个,而机动车保有量却高达560万辆,二者比例约为5:9。也就是说,平均每9辆车里,就有4辆车面临无“家”可归的难题。(数据来源:北京市交通委员会)

这一情况已成为国内一线城市现状的缩影。停车位明显短缺的情况在三四线城市体现的更加明显,缺口占需求总数六成也是较为“普遍”的事情。在机动车保有量突破250万辆的西安,停车位数量仅60万个左右,还不足总数的四分之一。据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透露,“目前我国停车位缺口超过5000万个。”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截至2015年底,我国机动车保有量已达2.79亿辆,其中汽车数量为1.72亿辆,并呈现出快速增长趋势。有 数据调查显示,在中国的大城市中,汽车保有量与停车位的平均比例约为1:0.8,在中小城市中这一数字大多为1:0.5,与发达国家的1:1.3具有较为明显的差距。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停车位数量本就偏少,再加上停车场内反道停车、道间停车、弯道停车、私自加装地锁的现象十分普遍;部分停车场产权与管理权不统一,多头管理;有些停车场甚至挪作他用……这些乱象更是在无形间加重了“停车难”这一顽疾。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此外,收费标准不统一、停车费资金流向不公开,也是车主们的另一个吐槽点。“同样是停车,这边的价格和那边就不一样,也没有发票,我都不知道我交的钱是给了谁。”自五年前起,北京市便未再公布过停车带来的财政收入,财政局相关人员也曾表示:“不掌握目前的情况”不过有消息指出仅今年前四个月,北京因查处违法停车罚款额便高达1.66亿元。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停车难并非“中国特色”,日本、英国、德国等国家都存在类似问题。只不过在解决方案上,这些国家已经走在了前列。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在日本,拥有固定车位是买车的前提,且车位必须在住所或单位2公里范围内,如此一来人们日常出行的停车就有了基本保障。再加上高达1.5万日元的违章停车罚款,令日本人 “不敢”轻易违规。

韩国则寄望通过经济杠杆的调节来达到目的。在提高汽油税、征收道路使用费及交通拥挤费后,车辆出行数量明显降低,汽车通行量整体减少近一成,其中小轿车减少了53%,效果较为显著。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从街道停车场到立体车库,再到能帮助车主停车的机器人,“汽车故乡”德国给出的方案一直在不断进化着。

俄罗斯,是“圈地停车”的典型代表。许多小区的业主用铁栅栏把地一圈铺上水泥,或买一个简易的铝合金车房,就成为了可以对外出租的“自制停车场”。

而在以道路狭窄闻名的伦敦老区,许多双车道路中均画有停车格并标注可停车时间,这样一来,这部分行车道晚上便成为了停车场,有效缓解了车位不足的难题。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国外的这些优秀案例也给予了我们不小启示。增建立体停车设施、最大限度利用边角用地插建、小区及有条件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开放错时停车、将有条件改造的地下人防设施改造成公共停车场等,都是政府已经做出的诸多努力。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同时,大多数车主所呼吁的“收费标准市场化”有望在短期内实现。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停车设施管理处处长穆屹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今年起,北京停车位定价将在政府引导下按照“谁拥有谁定价”的原则决定。此外,北京要建立停车征信系统,将停车人的停车行为及企业经营行为记入信用档案。

有专家指出,应尽快建立起较为完善的智能停车系统,将全市停车位等基础数据录入库中,便于实时查询附近空余车位情况;在费用收取上则需鼓励实现自动计费、电子支付等功能,减少取车收费等候时间。

洞察者:解决停车问题真有那么难?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笔者,国内部分建筑在建造初期,对中国汽车社会发展的速度预估不足,忽视了停车的问题,设计规划自然远远不够,“基础建设是造成如今停车位欠缺的最根本原因。”

然而,“天生偏少”仅仅是造成中国停车困局的其中一环。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则需要从公共政策、城市规划、社会各单位、民众意识等层面共同出发综合施策才能实现。只有当所有有车族都能“放心”开车出门,中国的汽车社会才算得上是真正实现。

(腾讯汽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