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年前“国产啤酒” 可能还挺好喝的

食闻果壳网EeveeFang2017-04-18 10:13
0

  中国人在5000年前就喝上啤酒了[1]。考古学家在陕西省米家崖发现5000年前中国人酿造啤酒的证据。科学家已经“解码”了配方,准备和酿酒公司复原这款上古精酿了。期待吗?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呢?

  对不起,并没有。

  首先,科学家们解码的,不是酿造的配方,而是这款上古啤酒的配料表。这还得归功于酿酒原料中的淀粉。你也许知道淀粉是植物储存能量的重要物质,但是你知道吗?不同的植物的淀粉还有着不同的颗粒结构。下面就是笔者临时拍摄的几种日常食物的淀粉颗粒。

5000年前“国产啤酒” 可能还挺好喝的

  燕麦颗粒。部分淀粉颗粒因为碾碎发生破损(拍摄:方亦午)

5000年前“国产啤酒” 可能还挺好喝的

  饱满而有光泽的土豆淀粉颗粒(拍摄:方亦午)

5000年前“国产啤酒” 可能还挺好喝的

  小麦淀粉颗粒(拍摄:方亦午)

  考古工作者正是利用不同植物淀粉粒的形态差异,推测出米家崖上古啤酒的酿造都用到了哪些植物。科学家在米家崖发掘出的瓶瓶罐罐上找到了541种淀粉粒,对这些淀粉粒进行比对,就得出了大致的原料配比:28.6%的麦类,28.5%的糜子,23.7%的薏苡,5.7%的块茎作物, 3%的丝瓜根等。但这时科学家还无法确定这28.6%的麦类是大麦还是小麦,因为这两者的淀粉颗粒在形态上是比较接近的,难以区分。不过,还有别的办法——利用植硅体的形态来确认大麦成分。

  植硅体又是什么呢?在农村的小伙伴们一定有被水稻或者小麦这类禾本科植物叶子划破手的经历。在禾本科植物的上下表皮外,分布着沉积形成的硅质化大分子(就像穿了一件薄薄的锁子甲)。这类含硅的物质往往坚挺异常(说的就是你,水晶)。这类硅晶体在不同植物中具有不同的形态,可用于鉴别不同植物,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为了生物考古的宠儿。

  确定了配方,想证明这是啤酒还需要验证一个重要的环节——发酵。直接把这些放到水中最多只能算谷物饮料(如果算得上是饮料的话)。没有发酵,没有酒精的产生,那肯定不能称得上是酒。如何证明这些5000年前的液体经历过发酵活动呢?好在在啤酒发酵的过程中会产生一种重要的物质:“啤酒石”,被认为是麦类发酵的一个标志物[2]。

  那么啤酒石又是什么呢?就是啤酒也会“结石”啦。 植物中草酸的含量颇高,比较著名的就是菠菜、苋菜。麦芽里也含有大量的草酸。这些草酸在发酵和储藏过程中容易与罐内的钙离子反应,形成草酸钙沉积在容器底部。尤其在大量使用陶器的年代,更容易产生这种沉淀。在美索不达米亚米亚平原上出土的一个公元前4000年乌鲁克晚期的陶罐中,就发现过 “啤酒石”的存在[3]。即便在啤酒酿酒工艺相对成熟的今天,陶罐大都换成了不锈钢罐,但是这些“啤酒石”还是会在生产过程中出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