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生在热河大地上的朱德骑兵师

驰骋疆场战功卓著

——记诞生在热河大地上的朱德骑兵师

解放战争时期,在热河战场上有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让人民谈之气壮的骑兵部队。它就是以敬爱的朱德同志名字命名的“朱德骑兵师”。这支骑旅于纷飞战火中诞生,在枪林弹雨下历练,又在班师凯旋时接受朱德总司令的检阅。它驰骋疆场,战功卓著,如今已名彪热河革命史籍,功垂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展史。

于纷飞战火中诞生

1945 年8 月,饱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奴役达近十三年之久的热河人民迎来了第一次解放。在庆祝大会上,苦难深重的人民代表振臂高呼:“共产党万岁!”“八路军万岁!”“和平万岁!”深情地呼喊表达了他们对共产党、八路军的感激,以及对和平的渴望。在庆祝游行中,获得新生的人民载歌载舞,欢庆抗战胜利、人民翻身解放。

可是“和平”之日未久,国民党军队于1946 年春初,悍然挑起了抢夺抗战胜利果实,进攻承德、赤峰的战衅。热河军民同仇敌忾,终于破毁了敌人在停战令生效前抢占战略要地的梦幻。国共停战令的颁布,又给人民以短暂的“和平”。

1946 年6 月,国民党、蒋介石公然撕毁“双十协定”,发动了全面内战。8月末,国民党十三军、九十三军进犯热河,占领首府承德。企盼长久和平的人民再次被抛入兵燹战乱的深渊。驻于承德、领导冀热辽地区广大人民开展“减租清算”、初步分散土地斗争,进行解放区建设的冀热辽中央分局、冀热辽军区,以及热河省委、热河军区机关和部队,为避敌锋芒而实行战略转移,撤出承德,经热西,转热中,再转热北。一路辗转游击,11月间撤至热北林西。

我战略退出的热西、热南、热东、热中各地,一时间敌兵猖獗,土匪肆虐,人民武装被策反、土改干部被杀害,胜利果实损失殆尽,广阔天空笼罩着令人恐怖的乌云。

战略转移前后,冀热辽中央分局为尽可能地抑制敌人,保住地区,相继采取了一系列战略措施:组建承德工委,使之组织城市斗争;指派热河省政府奔赴兴隆,组织领导热南山区游击战争,并为适应斗争需要组建热南地委、专署、军分区;7 月,将热河省分成两个部分,另设热辽区党委、热辽行署和热辽军区,以组织、指挥被敌分割的热中、热辽、热北(昭乌达盟)地区的“反进犯”斗争;组建二十二(乌丹)专区党政军各组织,以护卫分局,联络各地。与此同时,又运用多种方法发展壮大人民武装,以适应开展斗争的急需。

应付瞬息多变的战争形势,对抗敌军重兵围剿的战略,消灭狡猾的匪队,客观上都需要我军有一支集结迅速、出击勇猛、战斗力颇强的快速反应部队。在这样的背景下,“朱德骑兵师”光荣诞生。

冀热辽军区把骑兵师的诞辰特定在1946 年11 月的最后一天。次日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的六十岁诞辰。

11 月30 日上午,撤驻林西县的分局暨热河省党政军机关干部和部队指战员,聚集一处,隆重举行庆贺朱德总司令六十寿诞暨收复失地誓师大会。

会上,冀热辽中央分局书记兼冀热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庄严发布命令:从热中、热西、热北军分区各抽调一个骑兵团,组建冀热辽军区朱德骑兵师。命令中,程子华要求全区党政军民齐努力,把骑兵师建成政治巩固、战斗力强的骑兵部队,使它在为全区人民解放和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胜利而战中,冲锋陷阵,杀敌立功。

朱德骑兵师至翌年9 月集结整编,完备建制。届时,师领导各自就位,师长何能彬、政治委员谢志群、林芪源(后),副师长兼参谋长卜云龙,政治部主任刘克。

骑兵师下属3 个团:第一团,前身为热中骑兵团,团长邱会墟、政治委员穆榕瑞;第二团,由热西骑兵团调属,团长黄道充、政治委员赵克勋;第三团,来自热北军分区,团长黄振斌、政治委员刘生春。

在朱德骑兵师于林西应运光荣诞生之际,热西、热南、热东、热中地区反对国民党军队进犯的战场上正弥漫着滚滚硝烟。

朱德骑兵师诞生后,在热河乃至整个冀察热辽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纵横驰骋,挥刀跃马,斗敌顽、剿惯匪,于枪林弹雨下历炼,在浴血奋战中立功,用汗水、鲜血,以军刀、战马谱写下金戈铁马悲壮史。

剿匪杀敌所向披靡

1947 年5 月22 日,热河惯匪白金辉伙同于秀成、任芳伍等匪首各率股匪,共800 余众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柴火栏子事件”,杀害参加冀察热辽党代会返程途经赤峰柴火栏子的冀东代表团成员——冀东区党委组织部长苏林燕、宣传部长冀光等22 人。

惨案发生后,冀热辽军民满腔悲愤,军区严令坚决消灭肇事匪帮。朱德骑兵师分散活动各团立即奉命投入追剿匪队的战役行动。6 月中旬,骑兵二团在围场杜格歹将白匪所部包围。一战将白匪之女及小匪首刘振山击毙,白匪作败兽脱逃。7 月22 日,该团在平房村再围匪队,激战翌日,毙匪14人,匪队乘夜鼠逃。二团追至哈拉道口兴隆沟,又毙白匪副总指挥郑永寿以下30 余人。8 月上旬,副师长卜云龙指挥各团将白匪包围在大碾子川,一战再毙匪众40 余。

1948 年4 月,骑兵师在收复多伦的战斗中,又重创白匪所部。白匪率残部遁逃,白金辉股匪随之土崩瓦解。追歼白匪行动至此取得最后胜利。

1947 年10 月23 日,朱德骑兵师在配合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九、第十一纵队解放朝阳县城后,奉命开进义县。11 月2 日,在九关、台门、李家沟一线与敌增援部队九十二军侯镜如所部遭遇。

两军相遇勇者胜。骑兵师铁骑健儿不畏强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策马挥刀冲入敌阵,致敌军阵脚大乱。一时间敌军懵懂乱撞随即被迫交枪。速战一场,喜获全胜,共俘敌1000 余众,获车辆80 余辆,其中仅野炮、榴弹炮牵引车即有20 余辆,枪支和军用物资不计其数。

此战为骑兵师出师东北战场的第一仗。旗开得胜,极大地鼓舞了全师将士,许多战士深有感触地说:“蒋记正牌军并不比土匪更高明,我们敢冲敢打,照样可以战胜。”首战告捷,缴获甚丰,更装备了部队。

首战告捷后,11 月3 日,朱德骑兵师乘夜包围了义县县城。守敌第一七四师见兵临城下,惶恐不安。午夜时分,其师长于大川率部悄然出城,企图逃往锦州。我骑兵师所属二、三两团绕路疾行堵截。4 日上午10 时许,阻敌于余积屯。

余积屯一带为丘陵谷地,敌军先抢占两侧制高点,布下火力。我军暴露于狭长平川地带。战斗打响后,骑兵师迅速疏散,将士们挥舞战刀,喊杀阵阵,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敌群,顿时将敌之部署打乱。尖兵排长马春雨一马当先,率全排战士抢先冲上山岗,敌机枪射手见我勇士身冒矢雨冲来,慌忙收枪逃跑。马排长跃马向前,劈手把枪夺下。山岗上的敌军不敌我军凌厉攻势,乖乖投降。我铁骑健儿猛冲猛打90 分钟,干净利落结束战斗。敌酋于大川见大势已去逃走,所部官兵及军官家属悉数被俘。

此役我骑兵师又获全胜,战斗结束后,前线总指挥部给予通令奖:“我朱德骑兵师一部,一个半小时歼敌一七四师全部,特予通令嘉奖。”

屡获新功战绩卓著

1948 年4 月2 日,朱德骑兵师从集训地林西出发,取道围场,参加解放多伦战斗。4 月23 日,所属各团分别占领多伦外围东菜园子、西大仓等地。下午2时,骑兵师配合军区独立步兵第五师向多伦县城发起总攻。守敌企图以无辜百姓当“炮灰”,掩护其逃出城外。骑兵师一、三两团让过出城百姓,以猛烈炮火压制住敌人,迫敌大部缩回城内,数百名敌骑兵拨马向东逃窜。二团铁骑健儿奋勇截杀,阻敌于城东开阔地带。一场激战,敌兵死伤大半,余骑投降。

当晚,多伦县城宣告解放,守敌两个团全部被歼。此役击毙敌第四纵队队长兼城防司令颜景卿、十团团长关绍祥以下1600 余众,俘敌1500 余人,缴获机枪10 挺、迫击炮2 门、长短枪850 余支。

1948 年5 月中旬,丰宁守敌暂编第七师在与我步兵部队交战后逃往老千山地区。骑兵师得到情报,立即集结,连夜追击。翌日7 时许,发现向老千山方向运动之敌。鉴于老千山山高路险,将士们弃骑徒步追敌。接敌后,奋勇拼杀6个小时,全歼逃敌,缴获全部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

1948 年10 月锦州战役前后,朱德骑兵师奉命在滦平县大队的配合下,于毛山庄、雷庄、威峰山一带阻击敌六十二军、九十二军增援锦州。

10 月13 日,在毛山庄,骑兵二团一部与13 倍于己之敌展开惨烈的阵地争夺战,以巨大的牺牲终于保住阵地。三团所部在向毛山庄运动中,经勇猛冲杀,迫敌一个团全部放下武器。打入毛山庄后又歼敌一部,缴获野炮、榴弹炮各1 门,其它枪支、物资一部。胜利完成阻敌任务,骑兵师再次受到前线总指挥部的通令嘉奖。

此后,朱德骑兵师参加了平津战役,圆满完成了战斗任务。1949 年6 月,又奉调南下,到中南地区追剿国民党残敌。此后,多次胜利完成作战任务。朱德骑兵师经过无数次战斗锻炼后,成为一支威名远扬的铁骑劲旅。转战热河各地时,热河人民赞佩地称它是“仁义之师”、“胜利之师”,为它是热河人民的子弟兵而骄傲。

摘自高思文的《说古道今》

(承德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