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文金:用爱点亮残障孩子心灵的灯塔

付文金:用爱点亮残障孩子心灵的灯塔

十九年来,付文金扎根于特教行业默默耕耘,他的付出让无声的世界充满动听乐章,他的执着,让祖国的花朵激情绽放,他用人性最美丽的光,照亮了阴霾重重的角落。

付文金:用爱点亮残障孩子心灵的灯塔

付文金教孩子说话

有人说:特殊教育永远是一块贫瘠的土地,而在付文金看来,即使贫瘠,也要让这块贫瘠的土地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选择特教无怨无悔

人生会有不断的选择,而付文金做出的选择注定了他的一生。

1995年,以优异成绩初中毕业的付文金为减轻家里的负担,没有选择上重点高中,而是选择了“小中专”——邯郸特殊教育师范的听障专业。1998年,付文金带着满腔热情来到了平泉特殊教育中心做了一名特教老师,那一年,他刚刚20岁。

“咱们穷人家的孩子当了老师,你教的都是智商不健全的孩子,你要对得起这份职业,对得起这些孩子。”父亲语重心长的话语成为指引付文金一生的明灯。由于自己的专业,他对残障孩子的各种表现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和思想准备。面对着一群饿了就哭、见人就打、叫也不应,有的呆笑、有的傻笑、有的乱说乱唱、有的表情蓦然一坐半天的学生,付文金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自从第一眼看到面前这些孩子,他就暗暗发誓: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让这些残缺的孩子“重见光明”。

用耐心和爱心创造“奇迹”

爱在举手投足的瞬间,可能会给孩子的人生道路上留下深深的烙印,甚至会改变他们的一生。

“家里有这样一个孩子,我真绝望,有好几次都想自杀算了,可我死了孩子怎么办?”重度耳聋的孩子白欣被妈妈牵着小手找到付文金,眼含着泪:“付老师,我这孩子真的一辈子都要成为哑巴吗?”付文金看着孩子聪慧的眼神给了白欣妈妈一个肯定的回答:你不要灰心,她能!

运用小纸条、纸青蛙、小风车、小镜子及电脑flash教学等各种教学方法,一遍、十遍、百遍、千遍地重复着的同一个口型,表述着同一个词语,同时用手语同步传递每一句话,是付文金上课时的常态。

拼音“H”的发音难住了7岁的白欣,一次次的练习,憋得小脸通红,她张开嘴就是发不出声音,付文金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无济于事。疲惫不堪的他为了放松来到操场,快速的运动使付文金在喘息未定之时,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每天带着白欣在操场上跑步,直到孩子也累得呼呼大喘时,付文金告诉白欣,现在喘气的口型就是发“H”时的口型,现在怎么呼气发“H ”就怎么呼出气流……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整整七年,付文金教会了这个刚来时三个字也说不清楚的孩子一个个拼音、一个个词语、一个个句子。能和正常人进行流利的沟通,使这个曾经有些自闭胆怯的小姑娘变得活泼可爱充满自信。

“付老师,能不能将我的孩子全托在您这,我们两口子实在没时间教他,也不知道怎么教”,重度耳聋、7岁孩子董丽的妈妈求助似的对付文金说。此时付文金刚刚结婚不久。在与同是特教教师的妻子商量之后,董丽住进了他的家。一个字往往要口型对口型几十遍的教,孩子烦躁、生气,躲进屋里不出来,付文金就在屋外等,等孩子情绪平稳了再继续教;饭菜做好了,付文金拿着碗筷对董丽说:这是“筷子”,这是“碗”……自然化的语言训练随时随地的教,语速慢且声音大,常常引来邻居们的猜疑:你这么费劲地教,挣多少钱呀?当得知付文金只收一点生活费时,他们不理解,留给他们脸上的所有表情都写着一个字——“傻”。

一年半时间过去了,当孩子大声清晰地喊着“妈妈”扑进妈妈的怀抱时,董丽的妈妈热泪盈眶。这一声”妈妈”她等了8年。

班里的唐利民同学在一次放月末假后就没有来上学。为了弄清原因,付文金没有多想骑上自行车就去了他家——平泉县非常偏僻的红花沟村。隆冬时节,凛冽的北风吹到脸上像刀割一样的痛,骑不了多远,付文金的双手、双脚就冻得麻木了,实在受不了就停下来跺跺脚、搓搓手,然后再走,快到他家时还要走三里多地的山沟路,“路”上结着冰,付文金只能脚蹬着裸露在冰面外的石头,小心地推着自行车向上爬,一不小心就是人仰车翻,每次滑倒身体都要磕到石头上。当付文金浑身冒着热气、双眉被哈气结成的冰晶染成白霜的样子出现在唐利民家中的时候,唐利民的家长泪花闪闪。唐利民得知老师的来意后,用手语说:家里穷,爸爸、妈妈太辛苦了,他要出去挣钱,供妹妹上学。看到懂事的学生,付文金难过不已,对他说:你现在还小,需要多学知识、学到一定的技能,才能有挣钱的本领,才能孝敬父母,报答社会。现在你不要想挣钱的事,老师和你的爸爸、妈妈会想办法供你上学的。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苦口”劝说,唐利民勉强答应明天去上学。但当第二天,付文金走进教室,发现他的座位上还是空空的,付文金又一次骑上自行车直奔唐利民的家。这次他终于跟着老师回到了学校。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教育不是作秀,是一个需要无止境把时间和精力投进去的过程。

在新生刚刚入学的头几天,课堂上经常出现叮叮当当的动静。付文金一刻也不敢离开他们,和他们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付文金要时时刻刻作听障孩子的耳朵、视障孩子的眼睛,智障孩子的大脑。

下课了,付文金给孩子倒水吃药、领着上厕所、有的孩子一步也不离开他,付文金就手牵着手从教室到办公室,再从办公室到教室……

手势伴随着话语伴随着每一次的讲课、谈话,恰如一次次正确演奏的主调低音伴随曲调,向孩子们打开了感受世界的一扇窗,他将爱完整的传递给孩子们。孩子们开始向他“诉说”委屈,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孩子们将付文金当成了哥哥、爸爸、甚至妈妈。

“他总是教育我们要‘讲卫生’,我发现他教培智班的学生后就不‘讲卫生’了”。一个学生在作文中这样写道:我洗完脸,就看到一个学生捏着鼻子从宿舍里跑出来,原来是一个新来的弱智学生早上拉裤子了,只见付老师把那个学生的屎裤子从身上扒下来,手上都沾上了屎。他先用卫生纸擦净了那个学生的身上的屎,又把他抱起来,用水擦干净,再给他换好衣服。等我吃完饭回来,走进水房,发现在厕所里的屎裤子已经洗干净挂到水房的晾衣杆上了。

十多年来,付文金放下了一个大男人所有的羞涩,为每一个孩子洗过脏衣服,洗过沾满尘土的双手、洗过带着臭味的双脚,一次次的洗脸喂饭一夜夜的同榻而眠,使他和孩子们之间有着太多的感情。每一次孩子们见到他,都像一群小鸟一样扑向他。

一幅幅无声的图画,欢快而热烈,虽没有听到,却已感受到了他们的心灵。

十八年间,付文金从青年步入中年,而从他的班里走出来的优秀学生一个接一个:金永鑫、任士洋、张欣考上了山东特殊教育职业技术学院;张静、张东芝被残疾人艺术团录用;还有一大部分去了工矿企业上班或干起了个体;更令付文金骄傲的是,当初无法说清一句话,自卑的白欣,因为出色的语言表达能力和舞蹈特长,在2008年参加了北京残奥会开、闭幕式的演出,如今已成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一名正式舞蹈演员。

“孩子先天残疾是不幸的,但遇上付老师这样的人,她又是幸运的。”家长们说。

“他不但教学上是一把好手,在学校的各项工作中,表现的都很突出,农家子弟的朴实在他身上有着最好的诠释”校长李芳茹说。

由于成绩突出,付文金先后获得团省委、省教育厅、省少工委“优秀少先队辅导员”、省教育厅、省新闻出版社广电总局评为首届教育追梦人“二等奖”、第四届“承德青年五四奖章”和承德市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承德市首届“承德好人”“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荣誉的背后是他多年的辛苦付出,十八年来,他把他的青春和热血都撒在了这片土地上,以博大的胸襟给残障孩子如山似海的爱恋。

(长城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