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泉市护林员于辉合坚守望火楼 但求翠绿满乾坤

平泉市护林员于辉合坚守望火楼 但求翠绿满乾坤

拄杖穿行于翠绿之中,这是于辉合1800天如一日的生活。

莽莽林海,山峦叠嶂。

冬赏雪,夏踩霜。

护林员工,昼夜巡山岗。

恪职守,无怨悔,心自强。绿色环保,封山育林铸辉煌。——护林员之歌

山路蜿蜒崎岖似一条柔软清浮的飘带,环绕在大山的肌体上,苍莽的山峦、茂密的丛林、喧闹的溪水,显得那么野逸、清绝,更显出群山博大的胸怀和坦荡。山路上,一个身材健壮、朴实、憨厚的中年人在急促地前进着,步履矫健,寒来暑往,行色匆匆……

他,就是与大山为伴的绿色“守护神”,平泉国有大窝铺林场普通职工——于辉合,在海拔1738米(全县最高峰)的光秃山望火楼上,顶严寒、冒酷暑(最低气温曾达零下40多摄氏度),坚守在15平方米的“世外桃园”里1800天。生命如水,岁月如歌。1800天时光,为了实现“筑就生态屏障”的梦想,他与青山为伴、与草木为友,扎根深山,甘于寂寞、无私奉献,守护着这绿色长城;1800天时光,他迎朝霞、送夕阳,巡逻、瞭望,凭借一双长满老茧的双手、脊梁和执着的精神,托起满山的层叠青翠。1800天时光,他昼夜值守、风雨兼程,踏破了30多双鞋,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路。

情系山区结林“缘”

山路迢迢,孕育着希望和收获。54岁的于辉合生长在群山环绕的偏僻山村(平泉柳溪镇张家营子村),是喝着山泉水、吃着玉米长大的山里娃,他爱山村的美丽、纯朴的乡亲,更爱巍峨的群山、莽莽的林海和蜿蜒的山路,这里集结着他无数的梦想和希望。初中毕业后回村务农,从事农业生产劳动。1991年,参加工作在原畜牧局张营子牧场工作。1996年,被安排到国有大窝铺林场担任护林员职务,在工作上,他积极肯干、兢兢业业,深受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2011年10月1日,林场领导考虑我对林区地形熟悉,工作又认真负责,就让我到望火楼工作,此项工作非常重要,我必须干好!”于辉合说。平泉国有大窝铺林场位于冀辽蒙三省区交界处,林地面积33万亩,保存着华北地区最为完整的原始天然林次生群落。其中,国家重点公益林24万亩,是辽河源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素有“绿色银行”之称。

冬春季节,防火是重任。每天天刚亮,他就起来查看火情隐患、到山林中巡山。“每到防火期,要不间断地到瞭望台观察林区及更远区域的野外用火情况。特别是大风天气,更需要认真观察,以便及时向场部汇报、组织人员扑救。”老于说。让他感到自豪的是,多年的护林工作练就了“火眼金睛”,哪里有山洞、哪里是平地、哪里路陡峭都“了如指掌”。2014年1月1日下午3点多钟,林区因电力高压线老化打火引燃草木,当时天寒地冻、北风呼啸、情况危急。老于及时发现将情况向场部汇报,火情得到及时扑救,免去一场“浩劫”。

水火无情人有情。他深知工作必须认真负责,绝不能漏报、谎报,防止扑火工作“贻误战机”,造成无法挽回的经济损失。自调到望火楼第一天起,为了准确报出火情地点,他利用闲暇时间走遍瞭望范围内的沟壑山岭,并向村民和游客宣传防火知识。近年来,多次成功汇报雷击、突发火情,使林区从未发生过森林火险。

但求翠绿满乾坤

大山里的日子平淡如水。每年防火期长达8个月(10月1日至次年5月31日),防火期来临前,都需提早将米面、蔬菜等生活必需品抢运上山。这里因地势海拔高、气候“变化无常”,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初秋时节,山下还是绿树成荫、百花争艳,山上已是百草凋零,一片荒凉。白天,清理卫生、观察火情,山峦、林啸、风吼、鸟叫虫鸣为他增添快乐;夜晚,寂寞、孤独让他以自己为轴,体验万家团圆的心愿。“冬天雨雪多,山路崎岖难行,穿行在又窄又陡的山路上,每次仅背20公斤的东西,期间还要多次歇息,才能爬到山顶。若赶上雨雪天就不知道何时才能爬到山顶。因此,老于对运到山上的东西格外珍惜,舍不得浪费。”林场副场长常柱介绍说。特别是进入防火期,为防止火灾,要关闭山上用电电源,老于在这里只能用蜡烛照明。

记者在望火楼内看到,简陋的餐饮设施、行李,摆放整齐。办公桌上安装着监测设备和电视机,摆放着高倍望远镜和记事本、笔等办公用品,厨房角落里堆放着塑料水桶和食物等。炕头上摆放的水盆引起笔者的好奇,经询问得知楼顶因长年风吹日晒已出现破损(渗水),水盆是用来接水的。接过的水用来洗菜,实现“二次利用”。每天清晨,老于起来到距离2公里外的地方去挑水,他舍不得用水洗脸,仅用毛巾沾湿“擦脸”。而且,水是被合理分配使用的,头遍洗菜的水静置后倒出上层清水再洗第二遍,第二遍洗菜水再用来洗碗。“冬季下雪路滑,只能将取回的冰雪放在锅里化成水,撇出水上浮着的松针、树叶等杂物后,再将上层水舀出放进水桶里,如此循环才能饮用。那雪化成水后的松树油、野草味,真让人难以下咽!”于辉合感慨地说。

谁不想常回家看看!5年来,他没有回家吃过一顿春节团圆饭。为了照顾他的生活,妻子经常来望火楼看他,并将正在读高中的儿子送到学校寄宿。“村里人对我的做法很不理解,都说我太傻了!其实,这样我可以毫无牵挂地做好工作。”于辉合说。亲人的抱怨、朋友的嘲笑没有动摇他坚守的决心和信念。“我特别想过平凡的日子,可是他工作特殊,无论多么艰苦,我都支持他的工作!”妻子季桂英朴实的话语道出理解的心声。

老于说他最对不住的是儿子,儿子常年寄宿在学校,学习生活情况很少去关心。“一次,儿子在学校感冒发高烧达40多度,他对班主任说正在防火紧要期,父亲离不开工作岗位。最后,由同学把他送到医院治疗,整整住了两天院我们都不知道。这些年,孩子从小学到大学都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老于深情地说。由于长年处于高寒、潮湿的生活环境,使他患有严重的腰肩盘突出和风湿病,需要长期服药治疗。但他凭借对大山最朴实、真挚的感情,始终坚守在一线,从未向领导提出任何要求。“我认为父亲在工作岗位上的默默坚守和付出,是对家庭、事业的一种责任和担当,他在我心中永远是最伟大的父亲!”老于的儿子于海岩说。

辛勤的耕耘换来丰硕的果实。于辉合——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默默奉献,没有豪言壮语、没有轰轰烈烈的业迹,但他却无怨无悔,用忠诚、执著守望着这片“绿海”,将自己的年华岁月奉献给了大山。2010至今,他先后获“二盟三市”森林草原防火先进个人、县森林资源保护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一本本荣誉证书,是心血和汗水的记录,一片片绿海、松涛,是林场的真情回馈。他的先进事迹先后在国家、省、市、县报刊媒体刊发,于辉合的名字“飞”入千家万户。

旭日,给莽莽的群山、林海染上一层金辉,也带来希望的曙光。山路上,一个孤独的身影又急促地前进着,相信,这个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凭着高超的智慧、极佳的心境,定会到达光辉的顶点。

(承德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