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本地腾讯娱乐 [微博] 陈小猱2017-07-10 19:03
0

[摘要]采访前,我们被告知卢正雨不想过多谈论周星驰,因为不想让周星驰觉得自己在蹭他的热度。《美人鱼》上映的时候,面对各方的质疑,他专门写过文章来为偶像周星驰辩护。

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小猱 摄影/隋希 摄像/张超)

作为中国网生影视内容商业化标杆之作《嘻哈四重奏》的创作者,卢正雨花了十年时间,终于成为了《绝世高手》大电影的导演。比起已经拍出《煎饼侠》的大鹏和《万万没想到》的叫兽,卢正雨的步伐慢了点。卢正雨自己也在微博上感慨:“耗尽十年光景倾尽所有只为把第一部做得像点样子,这可真让我显得不太聪明!”但是回望这十年,他的每一步走得都是必须的,而且是很踏实的,所以他说:“十年时间应该也还好。”

除此之外,卢正雨还和我们聊起了周星驰。作为周星驰的著名粉丝、两次担任前者的编剧,他和周星驰的故事也已经成为星迷喜闻乐见的段子。但是拍摄《绝世高手》期间,他没有刻意和周星驰联络,只是埋头将这几年所学的东西,默默用到电影创作中。对于《绝世高手》被说“太像”《功夫》,他没有避而不谈,他说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深爱”周星驰,从小就看周星驰的电影,“每天都看,反复看”,所以后者的审美和三观已经内化为自己的了,难以清楚分割。

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今天是《绝世高手》上映第4天,7200多万的票房的确比很多人的预期要低。我们的采访是在上映之前做的。和很多导演不一样,谈到这部院线处女作的遗憾时,卢正雨是少有的在上映前就愿意承认问题的导演:“我迫切地希望把最好的东西全都拿出来给观众感受。所以我有点害怕是不是给多了。”

“没关系啊,这次吃多了,下次就少吃点,我还有很多。”单还没等我们追问出口,卢正雨就操着一口湖南塑料普通话笑着说。

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粉丝卢正雨:深爱周星驰,“他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在卢正雨的作品体系中,《绝世高手》已经是3.0版本了。2013年同名网络大电影是1.0版本,2014年的网剧《绝世高手之大侠卢小鱼》是2.0版本。在所有的三个版本中,卢正雨演的都是自己——卢小雨。正如他的偶像周星驰,无数次在电影中饰演星星、星仔一样。两人做的是喜剧片,而且是商业喜剧片,但讲的其实都是自己的故事。“绝世高手”这四个字,曾在《功夫》中高度概括了周星驰的终极梦想。崇拜着周星驰的卢正雨,将偶像的梦想也当做了自己的梦想。不同的是,《功夫》中周星驰对于这四个字的终极诠释,是一个打通了任督二脉的武学奇才孤军奋战,拯救世界。卢正雨则在《绝世高手》中加入了团队作战的概念。这可能是一种有意识的创新,但背后也应该伴随着无意识的不自信的暴露。

采访前,我们被告知卢正雨不想过多谈论周星驰,因为不想让周星驰觉得自己在蹭他的热度。卢正雨对于周星驰的保护欲一贯很强。他很少为自己辩解,但《美人鱼》上映的时候,面对各方的质疑,他专门写过文章来为偶像辩护。

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但周星驰毕竟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最终我们还是问了是否担心被看作是“高仿周星驰”。对此他倒是很坦然地回答了:“所有人都知道我特别爱他。如果那么深爱一个人,你不可能表面地去学习他的东西。我从小看他的电影,反复看,每天都在看,这些已经是长到我的身体内部了。”

所以,对于卢正雨来说,我们看到的《绝世高手》对于《功夫》的“致敬”抑或“高仿”,对他来说只不过恰好也是最适合他的表达方式,同时也是他在当下能力范围内能做好的事情。

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导演卢正雨:花10年时间当上电影导演,不晚

2008年,《嘻哈四重奏》第一季成为中国第一部播放量过亿的网剧,对于当时还处在强势地位的电视台形成了巨大冲击,导演卢正雨由此被视为网络自制内容的草根先驱者。但他并没有享受到真正的红利。告别网剧阵地不久后,网剧市场才彻底火爆起来,送上门来的资本越来越多。“就哭呗,还能怎么样?”卢正雨半开玩笑自嘲道。作为一个处女座,很难分心同时做两件事的卢正雨一一拒绝了。

诱惑固然存在,但是相比“拍一部优秀的电影”对他的诱惑,也算不上什么。赵英俊在《绝世高手》中有一句台词,(大意是)要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谁干这个啊。这也是卢正雨对电影的“告白”,以他最爱的自黑的方式,意思其实是除了电影,自己不爱、也不会干别的。他对电影“太敬畏”,以至于花了10年时间才踏实坐在了导演椅上:“电影真的是非常特殊,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的,需要付出很多的。”

对于卢正雨而言,从网剧到大电影,设备、技术的升级,并不是关键问题——故事才是。《绝世高手》光剧本就写了两年多。一个小人物,经历情感上的蜕变,变成绝世高手的核心概念,一开始就是确定的。最艰难的选择,是做什么题材。卢正雨最想做的是功夫片,但经过深思熟虑,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功夫片势微,想要创新很难,而且需要丰富的制作经验,他深知自己能力、经验都还不够,想要拍出让自己满意的效果,他必须等一等。

一年多前,他和策划赵英俊以及来自开心麻花团队的编剧等创作伙伴,把北京朝阳大悦城附近的咖啡馆都踏遍了,终于定下了做美食题材。卢正雨不算是一个吃货,但是吃完好吃的东西,他会特别开心。这个心理过程在他看来,跟喜剧拥有同样的意义。而且,酸甜苦辣能够代表各种情感,其中辣对舌头的刺激跟痛最相近,所以他在设计卢小鱼和女张飞的情感线时,加入了这个元素。

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对于掌控观众的笑点,卢正雨是很自信的。10年来,从执导《嘻哈四重奏》《绝世高手之大侠卢小鱼》,到从事《西游降魔篇》《美人鱼》的幕后工作,让他熟悉了观众的口味。比如恶搞《365个祝福》这个梗,他清楚知道只要请到蔡国庆老师出演,这事儿就成了。拍摄现场,一场戏拍完,他也通常能够当场决断使用哪一条。

他只是需要一些肯定的信号。《绝世高手》路演期间,卢正雨只要有空,就会跑到正在放片的影厅,躲进黑暗中的过道里,和观众一起看,观察他们的喜怒哀乐。鱼龙混杂的电影院里,各种年龄层的观众能够get到他主动设置的笑点,和一些自然衍生出的笑点,这让卢正雨建立起一些信心。

从开始做网剧到执导第一部院线电影,10年时间比卢正雨预想的要久一些。但如今回忆起来,自己不是科班出身,很多事情要从头开始,算下来10年又是合情合理的。他有时候会自嘲,10年才做到这件事,让他”显得不太聪明”,但他从不相信,做电影有捷径存在。他也能够清楚认清自己的能力边界。成功的标准,更多来自他对自己付出的评判。“现在肯定有很多瑕疵,但我们已经尽力把它做成一个认真讲故事的电影。”这个过程中,卢正雨说他从没怀疑过自己。

写不出来剧本的时候,他喜欢出门和老朋友见面,嗨聊当初拿起数码相机火DV就冲去拍片的感受。“那种力量特别重要,我要时刻提醒自己那个感受是多么神奇。”他不是擅长放肆的人,为创作焦虑的时候不会有去国外度个假那么奢望的想法,他最大的愿望是在烦闷的时候,去怀柔走一走。“那里山清水秀,也是我以前拍短片留下美好记忆的地方,感觉不一样。”

“《绝世高手》彻底结束后也要到怀柔去玩一玩吗?”我们开玩笑问道。他爽朗地笑了,不置可否:“这次的确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是处女座,一件事情做完必须得清空一下,彻底放下,才能投入到下一次工作中。”

导演公园|卢正雨:周星驰的电影长到我身体内部了

矛盾体卢正雨:在儿童态和成人态之间频繁切换

卢正雨,起码是这次采访中的卢正雨,是一个可以同时容纳很多反义词的矛盾体。

自卑与自信:十年的网剧创作经验,让他对于成为电影导演有了足够的把握;但是当我们说出“很年轻啊”的时候,他又下意识自卑了:世界上这么多厉害的人,我还在这拍第一部电影,34岁了……但最终,剖白自己是让他没有安全感的,超越边界后他内心的警报器会立刻响起,他会立刻变回那个与臭屁的周星星如出一辙的卢小鱼,“有才华又帅的,我就会焦虑,缺一不可。”

悲观与乐观:拍喜剧,他想让观众用轻松的方式感受现实的残酷。但话锋一转,他又推翻了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残酷,看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自我感动与拒绝煽情:写剧本的时候,他觉得只有写到自己又哭又笑,才算成了。但是面对公众,他拒绝谈论过往的痛苦,拒绝因感动而流泪,那会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每到这时他就会下意识用搞笑扭转画风。

合群与疏远:写不出来剧本的时候,他喜欢和老朋友见面,回忆旧日时光,重温当初的冲劲儿。但假如身处尴尬的社交氛围中,他会选择疏远,而不是尝试化解,“尴尬代表我们不是同一类人。”

控制欲与变通能力:他是计划型的导演,也是亲力亲为的细节控,他不想被人糊弄,每个不懂的环节都会试图搞懂,经常把工作人员问毛。但也因为如此,每场戏拍完,对于哪个镜头可以他已经非常笃定。但是如果现场某个环节出现问题,他不会失控,而是能够迅速因地制宜地变通,把劣势转变为优势。他甚至很自豪地称这种能力为“天才”。

儿童态与成人态:他像相信着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相信着在电影里,童心能够战胜邪恶——邪恶也并非真的邪恶,写《绝世高手》中蔡国庆饰演的反派角色时,他并不想让他显得那么讨厌,而是坏得可爱。现实中,面对恶意的猜疑,他无论如何不能报以大爱。“我还是个孩子”,他忽然就念出了《大侠卢小鱼》中的这句名台词,表情戏谑,但掩饰不住五味杂陈。经过多年修炼,他已经可以做到自己消化,不反驳不争辩。“语言是苍白的,要看时间的答案,然后还有……对,就是时间。”

紧张与放松:看过提纲并认真准备过的卢正雨,对于突然出现的追问,会秃噜出一句:这个好像没准备。马上又想找补回来:刚才当然也是……后来发现于事无补,只好跳过这一趴,继续聊下去。

他很难在同一个状态中停留很久,或者因人而异呈现出不同面孔的卢正雨,而是在这些极端态之间快速地、频繁地来回游走,有时候快到答到第二句时的卢正雨,就已经把第一句的卢正雨给否定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卢正雨和他的偶像周星驰很像,对于自己和周边环境的关系、距离,非常敏感、紧张,缺乏连续的稳定的安全感。这种频繁的感受变化塑造了他性格中的多面性,却也激发了他的脑洞,用来逃避、缓解现实世界带给他的焦虑。

他们能够找到的,与这个世界沟通的最有安全感也是最去伪存真的方式,就是电影,更精确地说应该是——悲喜剧。《绝世高手》路演期间,卢正雨只要有空,就会跑到正在放片的影厅,躲进黑暗中的过道里,和观众一起看,观察他们的喜怒哀乐。躲在大银幕背后,他不只是想竭力表达自己,认同自己,也在默默观察着我们,在一张张被银幕上的光照亮的脸孔中寻找同类,从中获取更多的共鸣与认同。或者遇见异类,得到更多的失望与孤独。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腾讯娱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