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鬼见愁”24小时惊险大救援纪实

8月10日下午8:30分,兴隆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打到了兴隆县三道河乡公安派出所,正在值班的派出所长陆津立即拿起了电话。原来,电话是唐山市迁西县公安局110打来的,告知有一支天津户外运动探险驴友一行18人在三道河乡偏岭子龙潭沟一带遇险。要求三道河派出所立即组织救援。陆津立即向兴隆县公安局指挥中心进行了报告。随后,兴隆县指挥中心要求三道河乡派出所立即组织警力,先期设法组织救援,并告知局里已经派出兴隆县公安消防中队一行七人携带救援装备赶赴龙潭沟方向。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因当天正是星期天,除了所长陆津和一名协警值班,其他人员休假尚未归队。陆津一边紧急联系就近警员赵小磊一边联系半壁山交警中队,要求临时借用警力支援。10分钟后半壁山交警中队一名交警赶到。陆津则立即带领三名警员和简易救援工具驱车向奔赴偏岭子村。

龙潭沟大山与五指山同属燕山山脉,北为五指山山麓,更北为燕山主峰雾灵山。龙潭沟山势异常险峻陡峭,沟壑深幽,奇峰嶙峋,荆棘丛生树木遮天蔽日,平时鲜有人迹罕至。当年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扫荡因为此沟过险峻,始终未能到达过谷底。

陆津赶到偏岭子村,立即找到村干部要求提供向导。正巧找到村长张作平和村妇女主任赵晓霞。两人二话不说,马上发动自家小面包车带路直奔龙潭沟。

以前通往龙潭沟口尚有一条可供农用车通行土路,沟口有几户人家,近年来,由于交通闭塞已经全部搬迁到沟外居住。加之暴雨冲刷道路已经极难通行。大家连走带推行至半山腰道路中断,车辆彻底无法前行。大家只好徒步向山里前进。

这时大家发现半山坡处隐隐有一处简易窝棚露出一点火光,走进才发现是本村捡收栗子人临时搭建的小屋。经向屋主了解,他说当天上午8点左右有一群人经过此路向山里去了,没见出来。

至此,大家判断这群野外探险驴友应该就在沟里。

走过从前有人活动区域以后,脚下变得越加无路可寻。大家只好沿着谷底拨开荆棘探索前行。翻崖越涧,连滚带爬,浑身汗水,经过半个小时救援人员只前进了不到一华里。这时听到后方有人员赶来呼喊声和手电光柱,经了解才知道是公安消防救援队已经赶了上来。

队伍汇合后,大家简单交流一下情况,决定继续摸索前进。幽深静谧的山谷,按说,一声呼唤就能穿透两三公里,但除了四面山壁回音过后却没有一点回答。大家只有一个信念,继续摸索前进,争取尽快找到遇困驴友。忽然赵小磊通过前方手电光晃见荆棘上发现一根黄色布条,摘下一看是驴友栓下的路标。清楚的写着“壹陆户外”,并印有“公众救援频率:438.500”字样。应该是驴友团手持电台通讯频率。大家确信,被困人员应该就在前方。但高山险峻狭谷幽深,手机没有一点信号。

越是向前,越加无路可走。所长陆津探路走在最前面,大家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小心前行。又向前行进约100米悬崖边缘只剩不到三寸宽可挂脚之处,借助手电光可见崖下是一潭幽深潭水,深不可测。手电光柱所及除了岩壁黑洞洞一望无际。陆金贴山攀附在只有几寸宽的崖边,距离水面尚有一米多高。前行,不知能否通过,后退与前进同样困难。为了让大家减少风险,防止无法通过再退回,陆津招呼大家暂停前进,由他下水游过去探路。扑通一声。陆金口里叼着手电,带着满身汗水跳入刺骨的深潭之中。

游到深潭对岸,陆津借助手电光柱似乎看到经过狭窄仅可挂脚的峭壁,前方似有些变宽。他只好站在水里用手电光指挥大家爬过艰险路段。指挥大家顺利通过,陆津想找到一处岩缝借助荆棘爬上和大家汇合,爬上十多米后,由于岩石松动,从陡坡滚入深潭之中。再次爬上来时,已经看不出身上是血是泥一片模糊。一阵山风吹来,寒彻透骨。大家急忙询问陆津伤情,陆津告诉大家骨头没出问题,流血只是皮外伤。

又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摸索,在千回百转的绝壁深谷前进了大约两三公里,据向导村长张作平介绍,再往前千米左右就要接近龙潭沟天险“鬼见愁”了。张作平告诉大家,以前当地人都说:“鬼见愁,雁回头”。意思是到此大雁都不容易飞过。如果到了“鬼见愁”仍找不见探险驴友团踪影的话,今夜可能就不好走出这个沟。因为越往前走,越加艰险,而最里面山底四面是无法攀爬的万丈绝壁。

前进中,在前探路的所长陆金突然一脚踩空,情急之下伸手抓住一株酸枣刺,身后的警察赵小磊也一把抓住了陆金衣服,把悬空了大半个身子的陆所长艰难的爬了上来。身后的赵小磊用手电向下一照,才发现,刚才陆金踏空处是一处万丈悬崖!大家不由得全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转过山崖壶口,大家呼喊过后似乎传来有弱弱的回音,经仔细分辨也有些许萤火虫类光亮。经过大家细辩,确认是人的回答。这时赵小磊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指向9月11日凌晨两点。

听到了救援人员声音,被困驴友更加声嘶力竭大声呼救。陆金所长带领的救援队也在连滚带爬恨不得立即赶到被困人员跟前,然后带领旅游团走出险境。

然而,当到达旅游团被困地点上方约60 米时大家才发现,下面是陡峭接近90度的风化破碎岩壁,十几个男女驴友被困在不足十个平米的一个相对平缓的崖台上。稍有踩既有活动碎岩向下滚落,直奔驴友团所困平台。每个人脚下都不敢轻举妄动,轻轻踩落一块岩石,都会滚向驴友团立足之地,且无处可躲。

陆金只好和消防救援人员根据眼下条件、设备研究立即救援方案。

岩壁破碎,没有可以固定绳索的大型树木。人下去探索其他出口更不可能,因为村长告知,下去再往里去也是一条死路。

最后决定,就地在岩壁破碎缝隙锚定铁钎,固定滑轮抛绳救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20分钟后,第一名驴友被大家拉了上来。

经过询问,得知崖下面其余17个驴友都被困在一处,上不来,也下不去。恐惧外加疲劳,且大部分为女驴友,地方狭窄,站着尚且担心被挤下悬崖,更无法休息。漆黑深夜全体陷入绝望之中。

第一个驴友被拉上来后,参与拉绳索的赵小磊和陆津已经双手全部磨出了血泡。

地方狭窄,滑轮拉索前只能站住两人,且只有一人能全力使得上劲,每拉上一人都耗费了全部力气,遇到胖子体重较大,难度可想而知。

陆金决定,根据现有救援人员,三人一组,强弱搭配,轮流作业,每拉上一人更换一组人员并带领被救上人员向后疏散。

一个,又一个被困人员被拉了上来。凌晨4 点,被就上来人员已经过半。天渐渐亮了起来。这时,唐山民间蓝天救援队也已经赶来上来。救援队伍充实了有生力量,救援速度也在进一步加快。当时间指向9月11日早8:00,最后一名驴友被拉了上来。

这时,疲惫的救援人员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经了解,这群属于天津市“壹陆户外”的探险驴友队是在唐山迁西县公共网站上看到了个别驴友推介的兴隆县偏岭子村龙潭沟野外景色照片和文字,被景色秀美,险绝刺激的野外体验所吸引,遂联络组织了这18野外活动爱好者。9月10日清晨4点,驴友团一行5男13女从租用大巴从天津出发,到达唐山迁西县与兴隆县交界处龙井关后,步行进入兴隆县偏岭子村进入龙潭沟。

当夜幕降临,驴友团发现被困,手机信号全无。已经无法和外界联系。情急中其中一名年轻驴友爬到一处岩峰,终于发现手机出现一格忽隐忽现信号显示,最终将迁西县110报警电话接通。

当全体救援人员将全部驴友带到偏岭子村安全地带,已经是上午九点。

这次惊险卓绝的救援,历时24个小时。

兴隆县公安局出动三个警种共10人,警用车辆5台(不包括偏岭子村民用车辆一台)

全体警民配合,谱写了一曲充满人间大爱的赞歌。(杨春明)

编辑:霍文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bingd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