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46年前受助 天津一老人念念不忘寻恩人

沧州:46年前受助 天津一老人念念不忘寻恩人

王金章和冉建军

  通讯员 边铁曙 本报驻沧州记者 代晴

  “真是圆了我46年的一个梦呀!”11月5日上午,家住天津市河北区的王金章,在儿子陪同下来到河间,见到了46年前的救命恩人冉建军。46年前,王金章下乡时突发急病,幸亏河间好心人冉建军将他送去医院才转危为安。多年来,寻找恩人成了王金章的一个心愿,如今,恩人终于找到了。

  隆冬清晨小伙腹痛难忍

  1971年腊月的一个清晨,6点多钟天刚蒙蒙亮,天气冷极了,还有能见度不足5米的浓雾。在河间跃进饭店上班的冉建军,正忙着搞卫生。这时,进来一个又瘦又高的小伙子,小伙子一进门,直奔砖盘的火炉旁就势蹲下。冉建军见状,忙走上前,问他怎么了。小伙子痛苦地说他肚子疼,而且疼得特别厉害。冉建军急忙烧开一壶热水,并倒了一碗端给他喝。但小伙子只喝了两口,便疼得喝不下去了。冉建军一看这样,连忙把小伙子搀扶到后面宿舍,让他躺下,然后赶紧联系医生。

  医生来后,见他肚子肿得厉害,便进行了针灸治疗,四五针扎下去,小伙子吐了,医生推断可能是胃穿孔,得住院治疗。冉建军又与同事找来了一辆两轮小推车,把小伙子抬上车,拉到了当时的河间医院。来到医院,冉建军又张罗住院事宜,直到弄妥才离开,小伙子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便康复了。

  46年一直苦寻河间恩人

  那个小伙子就是1951年出生的王金章,他当时是下乡知青。据回忆,那天他一早从天津骑自行车出发去近500里外的饶阳老家,当天下午四点多,他骑到任丘,用自带的饼,在一个小饭店里烩了烩吃了下去,便又骑车上路了。大约晚上七点多,他到了河间。“我要是再骑两三个钟头就能到家,想到自己孤身一人,而且天又黑了,就寻思在河间住一晚,第二天再走。”于是,王金章找了一个大车店住了下来,第二天一早,他的肚子就很不舒服,他想也许是着凉了,吃点热乎饭就会好,于是走进跃进饭店准备吃饭,没想到肚子却疼得受不了。

  王金章回忆,他康复后父亲便接他回了家,临走时专门给饭店写了感谢信,感谢冉建军及同事救人的高尚行为。那件事过后的这么多年,找到救命恩人一直是王金章“最大的心愿”。为此,1980年前后,王金章出差路过河间,还专门去跃进饭店打听,但当时冉建军已经调离,没能找到。再后来,王金章还通过河间公安局等部门联系查询,可茫茫人海,查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么多年,我就没断了打听。”今年10月6日,王金章与一个网名叫“未来”的河间网友取得了联系。他当时就问这位网友,能否帮他在河间寻找恩人,这位网友很痛快地答应了,并说可以制作一则寻人启事,她负责在朋友圈转发。于是,王金章根据记忆制作了一则寻人启事:“冉再军,女,65岁左右,1970年在河间长途汽车站附近回民饭店上班……”

  “以后,河间就是你的家”

  王金章说:“起初,冉建军三个字我记得非常清楚,后来年纪大了,把冉建军错记成了冉再军。”这则寻人启事通过朋友圈的转发,正好被冉建军以前的同事冉祥启发现,他感觉启事所说的人正好与冉建军情况吻合,于是他与冉建军取得联系,问46年前她是不是救了一个姓王的知青。冉建军经过仔细回忆说:“好像有那么一码事。”冉祥启就和王金章进行了沟通。10月9日,王金章与冉建军46年后通了第一次电话。“找到你真不容易呀!”这是王金章在电话里和冉建军说的第一句话。

  “救命恩人,啥时候也不能忘!”采访中,王金章多次重复着这句话。冉建军也动情地说:“那个事,做过了也就忘了,谁承想王哥这么有心,我也是做梦都没想到46年后的今天会再重逢。更没有想到,46年中,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中会有一个人这么苦苦地寻找我。”

  “我们两家也真有缘。”王金章和冉建军都发着相同的人生感慨。两人都是1951年出生,“这以后,河间就是你们的家!”冉建军对王金章父子说。“你们要是到了天津,那里就是你们的家。”王金章同样动情地对冉建军和她的家人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