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山车,拉着千钧责任跑

过山车,拉着千钧责任跑

你敢坐过山车吗?悬挂式过山车呢?轨道最高27米,约9层楼高,车体俯冲速度80km/h,座舱随惯性自由摆动……你的顾虑除了胆量,是否还有人身安全呢?

到过智跑乐园,听过背后的故事,相信你就大可“稳坐”过山车了。

娱乐,我们是认真的

邢台市七里河风景区内,体育公园正对面,“智跑科技主题乐园”就坐落在这里,悬挂式过山车、89米高摩天轮、9D立体影院等20多种项目搭建出了声光电一体的科幻世界。

2017年国庆长假,尽管连日阴雨,这座室外游乐场仍然人头涌动。

站在售票厅,眼见票根越堆越多,乐园负责人杨立强举起对讲机,喊话提醒员工们,安全第一。再看园内,维保人员各守其土、各司其职;设备操作员为游客一一检查安全带,组织众人有序排队,忙而不乱。

乐园并非一直如此安然,就在两三个月前,正值学生暑假,一个普通的夏夜,乐园遭遇了不普通的状况——突发断电。

当时杨立强正在园内小平房办公室里敲着键盘,“嘭”地一声,电脑突然灭了,他抬头一看,窗外一片漆黑,随即起身,推门而出,环顾四下,设备全部停止,整个乐园沉寂在夜幕中……

不要慌,杨立强就这一个念头!跟游乐设备打了30年交道,这点底气还是有的。

抓起对讲机,他马上安排分工:“大家不要乱,按急停按钮,关闭总电源;广播室安抚好游客,耐心等待;机修组、安全保卫组、营救组,立即按应急预案进行救援。”

平日演练过多次的应急救援在关键时刻显了神威。

高空项目经手动泄压下降,安全抵达地面;而摩天轮因转速慢,维保人员在半分钟内赶到底部机房,启动柴油发动机,轿厢内甚至感觉不到暂停。

事后查实,因供电部门原因,片区大范围停电,并非乐园设备故障,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这件事给乐园安全上紧了发条,9月20日,智跑乐园特地开展节假日应急救援演练,邢台下辖各县乐园都来观摩,这只是节前准备工作的第一步。为迎接长假高峰,园内设备全部大拆检查,每个螺栓、每处焊缝,每件销轴,统统要过一遍维保人员“法眼”,连“润滑油”都“记不清使了多少桶”。

乐园安全部办公室,几个快递盒子摆在桌角,记者随手拿起一个,看到寄件人一栏写着“江苏中云钢构”,杨立强走过来,指指快递盒子:“这是旋转编码器,测量‘大摆锤’摆动角度用的”。原来,这是设备原厂配件。市面上虽然有很多便宜配件,智跑乐园坚持从厂家订货。“每次节假日前,我们都会多备一些配件。”长假期间,设备巡查由原本早晚各一次变成全天,6名维保人员分区域负责,每台设备至少被巡查四次。

杨振超是园内6名维保人员之一,国庆期间,悬挂式过山车这个重要设备就在他负责的片区内。“每天早上开园前,我先让空车跑三圈,等操作员上岗后,再空车试三圈,才能对外开放”。这个年轻小伙子以前干的是机械维修,“游乐设备比一般机械维护要简单,但责任大的多,上边是坐人的,开不得玩笑”。杨振超说,游乐设备最怕的不是停电,而是风和雨,设备基座通常装有测风仪,风速超过15米/秒,绝对不能运行,“像摩天轮这么高的设备,要随时观察,稍有起风就停掉,地面吹小风,顶端的轿厢早已左右摇摆了”。

摩天轮怕风,过山车怕什么?怕滞留,怕坠落!2017年2月,重庆丰都县朝华文化公园游乐场,一名花季少女在乘坐游乐项目时,座位安全带突然断裂,少女被甩向高空。智跑在这方面做足了努力。过山车座位2个一组,共7组,每组背后都装有明显的指示灯,安全压杠抬起,指示灯亮;杠落到位,指示灯才灭,允许开车。另外,每组座位上都安装了松下牌直线电机,一组一电机,互不影响,层层保障。

1989年起从事游乐设备制造维护的杨立强,参与制造过首台国产过山车,车子从面前一过,他就能判断出哪组座位、哪个轮子有问题。他指向一处折角厚铁板,说:“这是安全挡板,万一轮子脱落或失灵,还有它起支撑作用,能安全回到起点”。

能让过山车安全回到起点的还有润滑油和轴承,乐园选择机油润滑,而非黄油,机油润滑效果更明显、车体运行更轻,避免半路滞留。轴承则选用了压力轴承,非滚动轴承,“过山车速度快,承重力大,压力轴承在抗热等方面表现更好。”

生产,我们是专业的

你以为智跑乐园就蛮不错了?可事实比你想象的更牛气!

投资1.5亿元承建的乐园只是自家产品展示平台,真正的“硬后台”是拥有20余项专利、具备大型游乐设施制造安装A级资质的生产商——河北智跑游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乐园正是依托公司而建。

在我国,按承载人数、速度、提升高度等指标不同,大型游乐设备被划分为A、B、C三大类,毫无疑问,智跑选择了门槛最高的A类。2013年,集团董事长陈志刚带着几个像杨立强一样经验丰富的兄弟,满腔热血以智跑起家:要做就做最好!取证难,竞争少!

缺少专业技工,他们就以考试的方式招工——是机加工岗位,就把图纸和料给“考生”,让他去做;是焊工岗位,就给两个板,让他去焊,最后“考官”验收,以定取舍。招来的人员进行岗前培训,期间照发工资。谈起高标准建厂,总工程师周洪波感慨:“培训费、误工费、工资,一样不少,前期投入很大,但我们从事安装、改造的45名工人全部取得了中国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下发的特种作业证。”

花大钱的除了人员还有设备,生产一线的机床有16台是自动化数控机床,即便普通机床,也选购了沈阳、哈尔滨的优质品牌。

周洪波感慨的不止这些。智跑公司的“独门绝招”是设计,公司聘用2名高级工程师,并以“十二分诚意”请到国内顶尖人才做计算机仿真技术,一下子拉开了与其他同类厂家的差距,真正实现“智慧领跑”。计算机仿真实验,是将车体质量、摩擦系数、摆动角度等数据输入系统,在线模拟操作,从而研究其可行性,变虚拟为现实的技术。智跑乐园中W型轨道的神奇飞车、六自由度球面屏幕的飞行影院、5D星际飞碟均为自主设计、国内首创。其中W型轨道,别家的中间凸起不高,且车体为单盘,智跑则实现了高凸起、双盘旋转座位,都是通过计算机实验得出的。

设计高超,用件讲究。

碟簧,是游乐设备常用配件。智跑原来采用了上海某厂家碟簧,在使用中经常发现异响,疑似是国产技术瓶颈,热处理“后遗症”,经过多方调研,最后锁定了德国某品牌碟簧,再未发生类似问题。

“进口配件价格贵、订货周期长,但是售后工作好做了”,周洪波摊开手,“就像人人都说‘哈洛瓦’(哈尔滨、洛阳、瓦房店)轴承好,但速度快、受力大时还是不行,维修工往往因为缺少经验,难以发现隐患,时间一长轴承损坏失效,极易酿成事故,所以我们坚持用好件,比如摩天轮用的铆钉,是飞机专用的。”

好设计、好配件到了技术部被资源整合,出品成“工艺卡”。普通件有通用工艺卡,专用件有专门工艺卡,上面写明了该件的构造原理、操作规程、注意事项,随图纸一起发到生产部、质管部。“光过山车就一百多种工艺卡”,周洪波介绍。

初产品制成后,探伤是重点,即探测部件内部的裂纹或缺陷。在智跑,95%的管线、轴类都需要探伤,公司质管部8名质检员,7个有探伤证,“一半多的精力都用在了探伤上。”

售后,我们是负责的

2017年10月19日,全国大型游乐设施使用单位隐患排查工作经验交流会召开,“国家近两年查的越来越严”,杨立强及时学习了会议精神。

不计其他,过山车已卖出四五十台的智跑公司,始终把使用单位的售后服务摆在重要位置,帮助排查隐患,义不容辞。

2014年十一黄金周,杨立强正在陕西宝鸡做售后回访,董事长陈志刚突然打来电话,下令立即飞往榆林,客户反应过山车出了问题。杨立强不敢怠慢,马不停蹄直奔榆林。刚运行一个来月,能出什么问题呢?一路上,杨立强在脑海中搜索着一切可能的情况。

终于到了目的地,杨立强一看,乐了,原来是操作员的小粗心惹了“祸”——智跑售出的过山车由工业电脑控制,压杠、启动、刹车、进站、抬杠,一套程序自动完成。操作员按下预开车按钮后,不应再靠近,可他仍在左右行走,为两边游客检查安全带。本是好意,却打破了全自动程序,光电设备感应到人的存在,便打开抱闸,造成进站不刹车、再次发车的现象。怪不得对方称“一天发生好几次,没有规律”,让人哭笑不得。

跟以前的经历相比,榆林事件是小巫见大巫了。来智跑前,杨立强曾处理过太原一家游乐场的机械故障。“那也是个国庆假期,设备停了近一个小时,大批排队游客纷纷要求退票,损失了几十万啊!”杨立强摇摇头,叹了口气。“普通机械出故障,顶多停产,游乐设备可不一样,后面一大堆人等着,我们需要迅速查找原因、迅速解决。”

产品远销国内外,但只靠售后部几个人力量甚微,从根本上解决,就要加强客户培训。事实上,售后人员几乎从不在家过年,越到节假日越是工作高峰。“每年要把所有客户走一遍”,周洪波说,“每次至少在当地呆一周,现场教学,标准操作、保养维护、异常处理、如何救援。”

客户缺少经验、维保换人频繁,是周洪波最大的感受,“老板们倒是很重视,但请的人不行”。现实往往是,游乐园老板从附近工厂随随便便就找了个机修工来,不行就换,甚至三天两头换人。周洪波很是苦恼:“我们去培训时要求学员签字、留身份证复印件,但是下次回访发现又换了人。因此造成前后交接疏漏,有些小乐园,竟然不知道黄油要定期加,从未加过,甚至不知道油嘴在哪。”

人们对游乐安全越来越重视,别说伤亡,就是在上面滞留一会儿,网上的消息立马铺天盖地。周洪波帮着分析了原因,主要是心理不同,上班工作和放松休闲不一样,娱乐时出事,谁也接受不了。

对游乐研究地透彻,智跑集团在自产、自营、自护全方位把关,形成一环扣一环的安全链条。安全,不能有娱乐心理;娱乐,智跑是认真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