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罐泄漏爆炸 父母大面积烧伤 青龙小伙儿挑起重担

秦皇岛新闻网 [微博] 周磊2018-01-12 14:21
0

这十多天是24岁的李伟鹏自长大成人后,除每年农历年外,陪在父母身边最长的一段时间。他没想到,命运会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让他弥补亏欠下的亲情。

左边是母亲,右边是父亲,一年到头,一家人也难得有几次这样亲密无间的时光。不同的是,以往都是父母说,他在听,现在则换成他说,而这两个和他至亲的人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话。

微信图片_20180111084851.jpg

这里是市第一医院21楼烧伤整形外科层流病房,进入要经过一道严格的防护流程:头套、口罩、防护服,全身包裹严实——这里住的都是严重的烧伤病人,脆弱得经不起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

在这间洁净、有着精密治疗仪器的病房里,李伟鹏父母的病床是相邻的4床和5床,中间只隔着一条1米多宽的通道。爱漂亮的母亲没了满头秀发,脸上布满烧伤痕迹,裸露在外的皮肤都缠裹着厚厚的纱布。曾经意气风发的父亲五官肿胀变形,眼睛肿成一道缝。

微信图片_20180111084812.jpg

2017年12月29日,李伟鹏最不愿意回忆的一天——父母在青龙满族自治县龙王庙乡经营的小餐馆煤气罐泄漏爆炸引发火灾,在火海中挣扎的父母被邻居救出送往医院,全身大面积烧伤,伤情更为严重的母亲烧伤面积达60%。

创业刚刚起步的李伟鹏撂下店里的生意,在医院全心全意守护重伤的父母,喂饭,换单褥,翻身……这个一直被父母庇护的大男孩迅速成熟起来,成了父母可以放心依靠的大树。

一声爆炸,父母遭难

1月9日下午,李伟鹏把身子靠在病房外的椅背上,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可回忆起十多天前的那一幕时,他还是痛苦地蹙起眉。

2017年12月29日晚6点多,他突然接到老家邻居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家。还没往家走,电话又响了,这次让他赶紧去医院挂号。

邻居没说发生什么事儿,可从那惊慌失措的声音中,李伟鹏有种不好的预感。直到两个小时后,看到了躺在医护人员担架上奄奄一息的父母,他才知道这事儿有多大。父母全身都是触目惊心的烧伤,皮肤都烧焦了,已不是他熟悉的样子。长大后很少哭的李伟鹏,那一刻没能忍住眼泪。

后来,清醒过来的父母向他讲述了事发时的情况。当时,母亲在二楼卧室,突然听到厨房有声响,过去一看是一个小型煤气罐裂缝了,整个厨房都是煤气味儿。

“她把门窗打开散味儿,可能想散得快点儿,又拉开了排风扇。”就是这个不经意的举动,瞬间带来了致命的灾难——煤气爆炸起火,肆虐的火舌瞬间席卷了站在厨房正中央的母亲。浑身是火的母亲忍着剧痛爬到水池边自救,站在门外的父亲也被炸伤,直到邻居闻讯赶来将二人救起。

“我爸轻点儿,烧伤的主要是手臂和脚腕。我妈严重,全身60%烧伤。”李伟鹏说,脚腕是母亲伤得最轻的地方,她当天穿着一双高筒靴子,帮她挡掉了一些灾难。

事发后,李伟鹏没回过家,他在表哥的手机上看到了自家小饭店的惨状,“整个厨房都炸飞了,屋顶都没了,玻璃都碎了。”

微信图片_20180111084821.jpg

一夜长大,守护双亲

自从父母入院,李伟鹏就坐在两张床中间的椅子上守着双亲,他和姐姐、姐夫轮班,他负责白班。

被疼痛折磨的母亲整宿睡不好觉,止痛棒都不管用,只有打上麻醉剂才能睡得安稳些。大面积烧伤的皮肤不断往外渗液,身下铺的单子隔不久就要换一次。气管有伤,只能吃半流食,每天,李伟鹏都要把饭打成流食再喂给她。情况好一些的父亲尽量自己照顾自己,不给他添麻烦。

父母刚住院时,李伟鹏正感冒,有感染风险,进不了病房。他每天都早早来,在门外椅子上一坐就是一整天,“进不去,坐这儿也安心。”

几天后,感冒康复的他一出现在病房,母亲一见他就问,“感冒好点儿没?吃饭了没?”母亲伤成那样还关心着自己,那份无私的爱让他流泪。

“他们俩也会拌嘴,但感情很好。”李伟鹏说,最初入院那几天,母亲只能平躺着,不能翻身,虽然两张床紧挨着,她却一直看不到父亲。

后来,能翻身了,他帮她把身子转过去,脸正好对着父亲,“这回我看到李春和了。”母亲望着1米之外的父亲,笑着说了这句话,李伟鹏听着却特别辛酸。

李伟鹏说,母亲爱美,不像同龄人一样爱玩麻将,爱爬山,喜欢锻炼,最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她那么爱美,心理上肯定接受不了。”李伟鹏很难过。

刚刚年过五十的父母能干要强,家里的事儿啥也不用李伟鹏操心。住院后,他才发现父母也有脆弱的时候。他们变得特别依赖李伟鹏,一会儿见不着他就会找,也会说“给你添麻烦了”这样的话。

“我上大学以后假期很少回家,后来开店又要看店,一个月回趟家住一晚就回来。”李伟鹏说,这场变故,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事儿,“啥也没爸妈平安重要。”

义卖筹款,爱心汇聚

这些天,父母医药费已经交了40多万元了,“我妈做了一回植皮手术,大夫说还得做两三回。我爸脚也要做手术。”看着手机里的费用单据李伟鹏很犯愁。

李伟鹏说,父母在镇上开的小饭店供一家人吃喝外没啥大盈利,赊账的人多,这次要来了十几万元欠款全部付了医药费。姐姐家条件也不好,姐夫打工,姐姐在家带两个孩子。

他的陶艺吧今年才开业,一年十几万元的房租还没挣回来,信用卡里还有7万元的欠款。事发后,他在网上申请了轻松筹,目前已筹了17万元,可距离父母百八十万元的治疗费仍有巨大的缺口。

微信图片_20180111084846.jpg

“不少好心人都给捐钱了。平时不咋联系的同学知道这事儿也用微信给我转了钱。”李伟鹏说,拿到这钱,他心里很不得劲儿,分量太重。

李伟鹏所在的秦皇岛匠人协会的兄弟姐妹们也筹划了一件大事儿,爱心义卖帮助他筹钱。

1月9日,在太阳城本宫购物广场内,爱心义卖展台已经布置好了,义卖日期到1月18日。扎染、手工包、牛皮手工钥匙扣,这些精美手工艺品都是会员们拿出来的。副会长李建华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十七八种展品,还在陆续增加,还有会员陆续将作品送过来。

微信图片_20180111084843.jpg

李建华说,会员们都在募捐平台捐款了, 也发动了身边的人,可还是觉得力量不够,还可以做得更多。最后决定通过爱心义卖帮助他。

“谢谢大家了,我家的事儿给大家添麻烦了。”李伟鹏特别感动,他希望能借报道感谢秦皇岛匠人协会的兄弟姐妹们,同时也感谢为父母捐款的好心人。

微信图片_20180111084837.jpg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