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一女子掐死6岁亲生儿子

“我们是派出所的,有点事儿要带你回去问一下。”面前的“扶贫办”工作人员话锋一转,突然亮明警察身份。这让“毕清华”当时一愣。就是这一愣的工夫,她已经被民警控制住了。

“毕清华”使劲挣扎着,试图挣脱民警的束缚,最终还是被民警直接押进了车里。

“你叫什么?”车刚一启动,献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乐寿刑警队队长刘国华劈头问道。

“毕清华。”妇女还在不甘地挣扎着。

“娘家在哪里?”

“河北沧州。”

“沧州哪里?”

“沧县。”

“沧县哪个村的?”

问到这儿,妇女说不上来了。

“我们是献县公安局的,你听不出来口音吗?你不叫毕清华,你姓史。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这么多年了,不后悔吗?不内疚吗?良心上过得去吗?”没等她再多说,刘国华当即亮出了底牌。

这几句话好像对妇女触动很大。本来还在闹着,她突然没了声儿,只留下一路沉默。

当晚,刘国华带领民警对这名自称“毕清华”的妇女展开就地突审。

“我不叫毕清华,我叫……”

6岁男孩遇害,被埋在村外河道里

2002年1月16日,献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乐寿刑警队接到辖区村民周某报警。周某称其6岁的儿子被埋到地里,发现时已经死亡。案情重大,献县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对此案展开调查。

报案人周某告诉专案组民警,当天早上吃完早饭,他的妻子史某拿着一把铁锨带着儿子离开家。

过了一阵子,他在村里见到岳父,岳父告诉他,刚刚见到了他的妻子,听说孩子自己先回家了。

孩子明明没回来呀!周某感觉不对,就向岳父问清楚见到妻子的地方,一路找了过去。在村外的河道里的一处墓地附近,他找到了家里的铁锨,但没见到妻子和儿子。

见旁边有一片新土,他感觉不对,拿起铁锨挖了起来。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在下面挖出了儿子的尸体。

儿子死了,妻子不见了,伤心之余,他向献县警方报了案。

2002年,刘国华作为乐寿刑警队的一名普通民警,亲身经历了当年调查此案的全过程。

“案件发生后,周某的妻子史某作为此案的重点嫌疑人却失踪了,男孩到底为何被害成了困扰民警的谜团。民警顺着史某离开的方向追过去,一直追出献县界,也没发现史某的踪迹。民警调查了史某所有的社会关系,与史某的亲戚、朋友逐一见面、调查,还是没什么线索。”刘国华告诉记者,史某去向不明,没和任何人联系,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孩子母亲不知去向,警方多年未放弃调查

“史某离家时身上没带多少钱,她到底藏到哪去了呢?”2002年的时候,手机还属于奢侈品,村里人几乎都没有手机,路上也没有监控,侦破手段不像现在那么先进,人一旦离开根本就联系不上。为了找到史某,专案组民警煞费苦心。

一个月过去了,专案组民警能用的方法都用尽了,依旧没有找到与史某有关的一丝消息。在将史某上网追逃的同时,考虑到史某一旦找到落脚点,极可能会和家里人联系,专案组民警还多次到史某的娘家,给她的父母做工作。然而,史某一直杳无音讯,案件陷入僵局。

在接下来的10多年中,献县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史某的追查,每年都会围绕史某的父母亲朋做工作,并在全国范围内对史某的信息进行筛查,试图发现有关史某的一些线索。

让人想不到的是,史某离家以后根本没往回打过一个电话,也没通过其他方式和家人联系过。

一张彩色照片,警方比对,找到嫌疑人

“案件发生以后,史某的丈夫周某以及娘家人提供的史某的所有照片都是黑白的,以当时落后的技术扫描照片成像后,图像非常模糊,根本不具备比对的条件,所以多年筛查始终没有结果。”刘国华告诉记者。

转机出现在2015年。当时乐寿刑警队民警再次到史某的父母家中做工作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张史某在案发前拍摄的较为清晰的彩色照片。就是这张照片,成了此案侦破的突破口。

办案民警很快将史某的彩色照片发往山东、河南等周边省市,请求当地公安机关协查。

2017年9月28日一大早,办案民警突然接到山东巨野警方传来消息:当地一名叫毕清华的女子,面部特征与史某极为一致。

听到这个消息,办案民警全都兴奋起来。当天中午,刘国华带领民警驱车赶往巨野。

通过当地警方介绍,献县民警了解到,2002年,毕清华与当地某村村民黄某结婚,先后育有一子一女,2010年以后在当地落的户口。毕清华说话时带一些外地口音,但没人知道她的出生地在哪里。她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她独自在家照顾两个孩子,生活上比较困难。

民警告诉记者,毕清华出生地不明,在巨野与黄某结婚的时间也是在案发以后,这些情况和史某的情况非常一致,应该不是巧合。

“就是她,应该没错了……”刘国华拿着史某案发前的照片与毕清华的户籍照片进行比对,发现两人面部特征非常相似,只是毕清华的户籍照片显得更成熟一些。

山东抓捕,狠毒母亲落网

为了不打草惊蛇抓捕史某,刘国华与当地派出所民警商定了抓捕方案。当晚,派出所民警带着刘国华等人赶往“毕清华”家,准备进一步确认后对其实施抓捕。

“我们是扶贫办的,来看看你们家的生活情况……”当晚,刘国华一行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配合下,穿便衣,提着牛奶、饼干等“慰问品”来到“毕清华”家。

“快进屋吧。”一名40多岁的农村妇女非常热情地把他们让进屋,和他们唠起了家常。

“你娘家是哪儿的?”民警试探地问。

“河北沧州的。”那妇女不假思索地回答着。

……

刘国华告诉记者,当时“毕清华”一说话,就带出了一些献县口音。

献县口音,沧州人,相貌吻合,“毕清华”应该就是史某。于是,民警当即亮明真实身份,这才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为何对亲生儿子下毒手,她竟称是不想让孩子“受苦”

受审时,犯罪嫌疑人史某回忆起15年前亲手杀死6岁儿子的过程,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原来,史某与丈夫周某婚后生活不算美满,日子过得也不太好,夫妻二人总是吵架,矛盾越积越深。有一天,史某终于再也遏制不住想要离婚的念头了。

在当时的农村,夫妻双方离婚,家里的孩子,特别是男孩,一般都是跟着男方生活。史某知道离婚后自己带不走儿子,又不想儿子跟着丈夫周某受苦,她想来想去,竟动了杀死儿子的念头。

史某交代,案发当天早上,刚吃过早饭,史某在家里拿了一把铁锨,领着儿子就出了家门。娘俩儿顺着村里通往北大堤的一条土路走到河道里,在一处偏僻的墓地北侧停了下来。就在这里,她用双手掐住亲生儿子的脖子……

试了试感觉不到孩子的呼吸,史某用铁锨在地上挖了一个浅坑,将孩子埋了进去,又用土盖好。坐在一边独自伤心了一会儿,史某没顾上拿铁锨就一路往回走。

在村外,史某的父亲迎面走过来,问史某孩子去哪儿了。史某当即谎称孩子自己先回家了。说完,她便顺着村北的大堤一路向西逃走了。

史某离开家时身上没带什么钱,一路上只能靠乞讨活着。就这样,她一路乞讨来到山东巨野,用乞讨攒下的一点钱,住进了一家小旅馆。

就在小旅馆住宿期间,史某通过一名妇女介绍,认识了现任丈夫黄某,并与他结了婚,日子就这样稳定下来了。

后来,史某想办法以“毕清华”的名字在巨野上了户口,就此漂白了身份。

从案发至史某被抓获已经过去15年了。15年间,史某没给家人打过一个电话,仿佛彻底告别了以前的生活。她本以为下半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了,没想到还是被献县警方抓获了。

目前,犯罪嫌疑人史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献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