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小卖部暴露行踪 辽宁两越狱犯落网

2018改版新京报 [微博] 李永明 王露晓 孙钊2018-10-07 09:56
0

逛小卖部暴露行踪 辽宁两越狱犯落网

昨日,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两名越狱重刑犯在河北省平泉市台头山镇相继落网,其中一人在逃窜时跑丢了一只鞋。截图/新京报我们视频

逛小卖部暴露行踪 辽宁两越狱犯落网

在河北省平泉市落网;平泉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2名辅警在执行抓捕任务时殉职

昨日13时30分许,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两名越狱重刑犯王磊和张贵林,在河北省平泉市台头山镇相继落网。

三天前,他们从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脱逃,一路向西。他们先是到了河北平泉的榆树林子镇,后西行至约40公里外的平泉台头山镇。一路上,他们多次出入小卖部,被监控拍下。

当地村民称,逃犯曾向村民问路,被发现异常后随即逃跑。其中张贵林在逃窜时,还跑丢了一只鞋。在落网后,当地村民在逃犯遗留的袋子中,发现了鸡腿以及饮料。

穿警服越狱 小卖部暴露行踪

辽宁省凌源市位于辽宁、河北、内蒙古三省(区)交会处,西南与河北平泉市接壤,这里三面环山,丘陵盆地众多,努鲁尔虎山脉从东北方延伸下来,在这里显示它的余威。

2018年10月4日,均被判无期正在凌源第三监狱服刑的王磊和张贵林从这里脱逃。

随后狱方发布消息称,脱逃罪犯王磊,男,身高180cm,偏瘦体态,光头,脱逃时上身穿深色长袖;张贵林,男,身高170cm,偏瘦,左肩膀有一女人头像文身,短发,会流利的普通话,脱逃时穿着春秋制式警服,警号2183243,臂章上印有“司法”字样。并悬赏每抓获一名罪犯10万元人民币。

当天11时许,王磊和张贵林一高一矮的形象出现在凌源市宋杖子镇一间小卖部的监控里。视频里,高个子男子头戴蓝红拼色的棒球帽,矮个子男子则穿着疑似制服,两人结账时向店里扭头,监控拍下了他们的正脸。

据宋杖子镇那家小卖部老板的回忆,是高个子男子先进店,买了火腿肠、面包和矿泉水,花了50多元,用现金结了账。随后矮个子男子进来,拿了一瓶水喝,没看出两人的神色有什么慌张。两人出店后,小卖部老板看到他们没往山上去,而是顺着大道走去。

当天傍晚不到7时,王磊和张贵林现身河北,出现在了平泉市榆树林子镇一间名叫“小凤”的商店,走出商店后,便再无消息。

抓捕中2名辅警殉职 赏金升级

在紧急调兵抓捕的过程中,灾祸突然降临。

10月5日上午,平泉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4名辅警王强、刘磊、王东禹和许跃龙,前往平泉市台头山镇,执行紧急抓捕任务。

他们驾驶着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行驶到三仓线15公里+900米平泉市台头山镇三家村陈台子路段时,道路凹洼,车速不慢,车辆突然颠起,失控侧翻,车顶着地平移数米后,撞上路旁行道树,车身飞起半棵树高,重重摔落下来。

当日晚间,平泉市人民政府通报称,在这次交通事故中,4名辅警受伤被送至医院,26岁的辅警王东禹和25岁的辅警许跃龙最终不治殉职,另外两名辅警王强和刘磊还在继续进行救治。

凌源当地政府提醒村民,面对亡命徒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居住分散、人员稀少的村屯,凡是有衣物、食品、各种车辆被盗、被抢;发现村里有陌生人;在客运车辆上发现有可疑人员;大棚、空房、井房有可疑痕迹,都要立即报警。

此时,赏金也进一步升级。

凌源市宋杖子镇政府发布的紧急通知中写道,“提供线索奖10万元,亲自抓到奖20万元。”

间隔十多分钟 两人相继落网

两人落网的地方是一片山野和田地,狭窄的土路两边,是一片树林,树林往里是玉米地,再往上走就是山坡。

昨日13时许,河北平泉台头山镇的一个山坡上,张贵林从山上下来,找一位农民问路,这位农民告诉记者,他没太听懂张贵林说的话,问他是做什么的,他说是刑警,这时有警察往这边走,他就往山上跑去。

警察和警犬在后面追赶时,张贵林跑丢了一只鞋。

另有三位村民在半山腰上的大棚附近发现了王磊。其中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看到一个留寸头的高个儿男人,脚步匆匆地从田野对面的坡地往下走,感觉很像逃犯。

“不确定他手里有没有刀,我就捡了石头和砖头,一手拿一个(用来防身)。”王磊在前面跑,三位村民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喊警察。王磊跑下山坡,穿过玉米地,跑进了靠近路边的树林,这时警察们从路上追进树林,将王磊抓获。

13时20分许,王磊在平泉市台头山镇被捕,十多分钟后,张贵林落网。

现场有上百村民围观。有镜头拍下了两人被抓后的表情。王磊耷拉着眼皮,张贵林的眉头则锁得老高。

在长鸣的警笛声中,两人被戴上黑色头套,手反铐在背后,上身压低到与地面平行,被民警扭送着走过长长的土路。

一位女性村民在现场捡到了逃犯遗失的袋子,里面装着小鸡腿、营养快线,还有几瓶矿泉水。她把袋子放在路边,后来被民警放进了警车里。

■ 追访

张贵林曾因抢劫获刑 已三次越狱

穿着警服越狱的张贵林,1979年9月出生于安徽阜阳的一个村庄,没上过学,十一二岁就赶着上世纪90年代初的进城务工大潮离家去了外地,村里的同龄人对他没什么印象,甚至他的亲叔叔亦是如此,看到侄子的照片时都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而在舅奶奶的印象里,张贵林则是个惯偷。他从小偷拿妈妈的钱,拿惯了,后来就开始偷别人的,村里好多人家都被他偷过,“谁家他不偷啊!老天爷,俺们这一片都害怕他”。

在同龄人的印象里,张贵林跟大家都不一样,别人上学他不上学,成天乱跑,十一二岁就去了外地,二十多年没见,只知道后来被判了刑。

张贵林进监狱后,村支书曾给他的父母打电话,让去看看孩子,但他父母没去。如今,张贵林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父亲60多岁,还在外地打工。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张贵林从22岁开始,就只在越狱的时候短暂地离开过监狱。

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1年7月11日张贵林因抢劫入狱,后刑满释放。但他随后又再次抢劫,被判无期;脱逃,再判无期;再脱逃,再判无期……

2014年1月26日,在辽宁省凌源第五监狱服刑期间,张贵林因拒绝归还同监罪犯王某某存放的衣服,与之发生争吵,在监区生产车间内,张贵林用拳头击打王某某头面部数下,导致他鼻骨骨折,同年6月被转入凌源第三监狱。

而此次,已经是他第三次越狱脱逃。

逃犯王磊曾参与绑架杀害11岁儿童

和张贵林一起越狱的王磊,在2014年因犯绑架罪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7年12月28日减为无期徒刑。2016年12月22日调入凌源第三监狱服刑。

相关刑事裁定书显示,王磊的朋友屈登奎因琐事对邻居心存不满,遂产生绑架对方11岁的儿子以勒索钱财之念,并纠集王磊参与。

2013年12月26日下午3点左右,屈登奎乘坐王磊驾驶的面包车,在男童放学回家路上等候,男童经过时,屈登奎下车将其强行带入车内,王磊驾车开到一片稻田地。随后,王磊用屈登奎的手机与男童的家长取得联系,要求准备赎金50万元并威胁不许报警。为防止罪行败露,屈登奎提出杀人灭口,王磊同意。屈登奎在车内掐住男童的颈部,王磊用毛巾堵住其口部。为了防止男童未死,王磊又按屈登奎的要求用扳手击打其头部数下,致其颅脑损伤死亡。后二人用稻草掩盖尸体并点燃后驾车逃离。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王磊的家在辽宁省灯塔市沈旦堡镇前古城子村。同村的村民表示,王磊犯事前在河北做些小买卖,也给人打零工,没结婚。家中有父母和姐姐,姐姐嫁到了他村。在他看来,王磊当初与儿子被绑架杀害的邻居无冤无仇,他文化水平不高,进行犯罪是“没过脑子,被朋友说动了”。

王磊入狱后,家人一年左右才去监狱看一回。他的父亲直到4日晚上接到记者的电话,才知道儿子“越狱”的消息。

王磊的母亲说,这两天自己躺在床上,浑身无力,提心吊胆。今天下午有人将王磊落网的消息发给她,才松了口气。“他终归还是得回到监狱啊,逃在外面,能生存吗,那现实吗?”她表示,希望儿子别再逃了,回去继续服刑,好好改造。

新京报记者 李永明 王露晓 孙钊

编辑:艾峥

(新京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