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模圈妈妈:接单担心衣服有甲醛,在织里无法存活

本地每日人物2019-04-20 07:54

文|每日人物张萌 编辑王辉

浙江湖州的织里镇,占据全国童装市场的半壁江山,有着“时尚看巴黎,童装看织里”的行业标签,聚集着数以千计来自全国各地的童模。有知名的童模一天可拍摄上百套服装,年收入超百万。

日前,3岁童模妞妞在拍摄时遭妈妈踢踹,让童模业成为关注焦点。

童模在为童装厂家和电商企业打开销路的同时,也被光鲜的外表裹挟着无法摆脱。不少家长将年幼的孩子推到了闪光灯下,当起了“啃小族”。

也有涉入其中的童模妈妈们表现得淡然,当童模并非生活的全部。王琪、李楠和陈夕就是这样的妈妈,她们从没去过织里拍摄。比起赚钱,她们考虑的更多。

在片场和秀场,她们见到太多想要孩子成名的家长。

“孩子都是可爱的,只是家长要的不一样。”其中一位家长说道。

童模圈妈妈:接单担心衣服有甲醛,在织里无法存活”

织里镇,图源网络。

意外入行

让元宝当童模,完全不在杭州妈妈王琪的计划内。

2014年,王琪带着4岁的女儿逛街时,商场里刚好有个模特大赛在海选,王琪鼓励元宝上台试一试。没料到,“一路走到全国总决赛”。

王琪趁热打铁,给她报了模特班和舞蹈班,学了七八个月,花费近两万。

有孩子学了很长时间也上不了秀。王琪说,其实培训意义不大,主要是花钱在培训班挂个名。选模特都是选学员,不报课程更没机会。

不过,想上秀得通过品牌的面试。王琪曾经一天跑了三个面试会,光打车费就上百。

后来,元宝所在的培训机构越做越大,干脆邀请企业来面试。有时一次来六七个品牌商,参加面试的小童模多达千人,面试要排队三四个小时。可最后能被选中的也就百十来人。因为长得可爱、走得也好,元宝属于总能被选中的极少数孩子。

再后来王琪觉得面试太辛苦,不再带元宝参加。好在元宝在童模圈混成了熟面孔,有品牌方直接找过来。

和元宝一样,深圳的混血女孩nana也是阴差阳错入的行。

nana爸爸有位模特圈的朋友。一次为平面拍摄请了三名女童模,其中一个哭得太厉害无法开拍,年纪相仿的nana被请去救场,并且非常顺利地完成了拍摄。

一年后,妈妈李楠带nana去拍儿童写真,再次遇到当时的拍摄团队,对方帮nana拍了一套模卡,随后就有中介找到李楠希望nana参与拍摄。那时她四岁半。

上海男孩然然去当童模,比元宝和nana都要晚。他开始走秀时,同龄的元宝已退出童模圈了。

2016年,6岁的然然被妈妈陈夕送去学走秀,陈夕想纠正他的走姿和仪态。

然然上的是每节500元的一对一模特课。模特老师告诉陈夕,然然长得帅、学得快、性格好,做童模很有前途,也有经纪公司找到陈夕想签约,但她不愿意让儿子成为专职童模。

童模圈妈妈:接单担心衣服有甲醛,在织里无法存活”

淘宝搜索“童装”后的结果。

拍摄现场的小小孩

王琪带元宝奔走于各大童装秀场之间。2015年,元宝走了100多场大大小小的童装秀,接过商演、拍过广告,参加过北京国际时装周。

元宝走一次秀,大概能分到300到600元。而平面模特不需要太多专业训练,只要孩子长相讨喜就能接到单,熟练的童模一天拍几十上百套,一套少说也有几十块。

对孩子一天拍一百多套服装,王琪难以接受。

她曾带元宝拍过一次电商服装,换了40套造型,一共拍了6个多小时。此后,王琪再也不愿接这类拍摄了。

然然也接过一次耗时五六个小时的拍摄。去年,一家知名童装找过来要拍画册,从中午拍到下午六点,陈夕觉得时间太长。当看到然然很疲劳时,她会先跟商家和摄影师沟通,“孩子拍太久了,只能达到这个效果”。

nana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一次给大型电商拍平面,从早上8点拍到晚上10点。虽然中途有休息,路上也补了觉,李楠还是心疼。nana倒不觉得辛苦,她保持着高度兴奋的状态,回家时还惦记着有裙子没拍。

李楠一度还想过趁放假带nana去江浙一带旅游,顺便靠拍摄把路费赚回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织里的工作量大,需要能很快完成摆拍的童模,她认为nana不适合这样的工作方式。

“有摄影师告诉我,我(对nana)不够严格,在织里我们无法存活。”李楠说。

李楠说,nana参加的拍摄基本都是由摄影师抓拍。她坚信,孩子真正开心时拍的照片才是最具感染力的。nana在做童模时非常快乐,一段时间不见引导员、摄影师和导演,还会很想念他们。与之相比,几位织里的知名童模在采访时,均说过自己不喜欢拍照。

而王琪想的是女儿做童模时穿的衣服是否环保。好在平时走的都是大品牌的秀,这点让王琪比较放心。不过,对浙江织里生产的童装,王琪不那么信任,她觉得甚至能从一些衣服上闻到甲醛味,“虽然就套一下,换这么多套也算穿一天了,每天这样对身体也不好吧。”

“自己都不愿意给孩子穿的衣服,为什么要让孩子去拍摄让更多的人去买呢。”王琪有这样的疑问。

童模圈妈妈:接单担心衣服有甲醛,在织里无法存活”

“家长要的不一样”

王琪在为孩子保驾护航。陈夕和李楠也是。

但在秀场和片场,她们见到的绝大多数家长和自己不同。尽管没有遇到过真正依靠孩子赚钱养家的家庭,她们更多的接触到的是,一心想让孩子成名的家长。

有的妈妈为让孩子上秀给中介塞钱,三五千块上一次秀。

在2017年的一场模特比赛上,陈夕看到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已经睡着了,但妈妈还是执拗地抱着去化妆,把他摇醒,边摇边说“到了到了”。

周围的妈妈们都想劝,但不知道如何开口,“你自己的孩子倒是上场了,怎么好让别的家长放弃呢?”陈夕也因此没有说话。

陈夕说,这些学龄前儿童第一次走秀可能会有新奇感,但第二次、第三次,新鲜劲儿过去了,在人山人海的秀场里待一天到晚,会厌倦、会排斥。

但一心想看孩子出色表现的家长会忽视这种诉求。看到自己的孩子第一次可以走好,之后怎么就不可以呢?家长的要求只会越来会越高。

陈夕不会给然然提这样的要求。拍摄已经很辛苦了,冬天走夏季服装秀,孩子们像打仗一样急急忙忙在后台脱光了换衣服,冷得不得了。

李楠说反季拍摄是业界常态。如果不提前拍摄,商家在订购会上拿不出画册,商场上新前就没有宣传物料。

这正是学走秀和其他才艺的差别之处。陈夕说,琴行的年终汇报是给家长看,走秀却是走给客户看。走秀体现出模特的专业度,客户才会下订单。跟钱扯上关系,事情就大不一样了。

对陈夕来说,能让然然去做秀场童模,开阔下他的眼界就足够了。然然去年因为在上海时装周上表现突出,获得了去韩国培训的资格,陈夕自费陪他前往。

但更多的家长不是这么想的。童模行业竞争激烈,孩子“有幸”被商家选中,家长就开始用大人的标准去要求孩子,“你接了这份工作,你就得做好”。

“孩子才几岁啊,他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成人要有很好的心态领着他走啊。”身为妈妈的陈夕表示有些无奈。

不过,“现在的市场就是更喜欢像妞妞那样的小宝宝”。王琪说,以前是110-120身高段机会最多,现在品牌商越来越趋向于80-100身高段的小小童。

在秀场,挨骂的也大都是这些无法自控的低龄孩子。

陈夕说,那些身高还不到一米的小朋友,不是不想配合,是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能完成任务的,几乎都是胆小的,因为害怕被打骂。

陈夕也见过很多父母做着明星梦,“我儿子做了童模就出息了”,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受到父母心态影响的孩子往往变得娇气、跋扈。

“孩子都是可爱的,只是家长要的不一样。”陈夕说。

王琪记得,有个11岁的织里童模说自己长大要当网红、娶美女,她觉得与其说这是做童模的后果,不如说是父母没有教给他正确的三观。

李楠认识的童模妈妈们都不谈论妞妞的事,深知其中的复杂性,不好做出评判。

童模圈妈妈:接单担心衣服有甲醛,在织里无法存活”

童模妞妞被踢,图源网络。

对外界一边倒谴责童模行业,李楠觉得有失偏颇。童模行业不是家长要拿孩子当摇钱树才诞生的,只是有人迷失了方向。

这位童模妈妈很“佛系”,不刻意给nana做宣传。今年她比较忙,直到现在还没开始拍摄。

去年通告很密集的时期,一家人到国外探亲,错过了很多拍摄机会,但她不觉得有什么可惜。对nana来说,不做童模也会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陈夕和王琪也不盲目接单。与其重复同样的工作,不如让孩子做些其他的事,然然去骑马、打球,元宝学民乐和国画,nana爱运动和芭蕾,全家人还要一起参加越野赛。

童模圈妈妈:接单担心衣服有甲醛,在织里无法存活”

接受采访的小童模说。

离开者、留下者、涌入者

“孩子不可能帮你平衡,他已经承担了这个年龄其他孩子不必承担的东西了。”陈夕说。

面对外界的谴责,王琪认为做童模和影响孩子成长之间没什么必然联系。

她认识很多全面发展的小童模。有一个和元宝年纪差不多的小学霸,既走秀场又接平面,半年给家里买了一辆宝马。还有一个四年级的女童模,因为才艺突出拍摄了大量宣传片和影视剧,成绩依然拔尖,是当地的小名人。

“这么好的孩子都是百里挑一的。”担心元宝难以兼顾学业,她们在上小学前选择了退出。

王琪说元宝没有什么明星梦,不是那块料。而且妈妈也舍不得女儿吃苦。

退出童模圈三年的元宝,如今上小学三年级。和其他小学生一样,不再走秀的元宝还上着国画、钢琴、民乐等课外班。

对于孩子的学校教育,受访的三位家长一直非常重视。一二年级时,仍有以前认识的经纪人想让元宝上秀,但都被王琪拒绝了。她不想让元宝觉得可以为此随意请假。

性格外向的nana特别喜欢去幼儿园。即使前一天拍到晚上,nana也一定要去上学。何况, nana“有学习中文的远大愿望”。李楠认识一个常驻织里的家庭,“那孩子是个接单王,但好像不上幼儿园”。

王琪从来没带元宝去过织里,尽管杭州距织里只有100公里。王琪直言,“早听说织里童模很辛苦,没想要去。我本身还有工作,不可能全职带她去织里。”

除了去织里,还有童模被家长带到横店影视城做“横漂”,抓住一切在荧幕上露脸的机会。元宝串过一次戏,后来再也没去过,“太辛苦了,体验过就够了”。

元宝也问过妈妈,为什么现在不走秀了。王琪实话实说,因为和上学无法兼顾。元宝对这段经历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王琪没有特意告诉过她走秀是有报酬的,她觉得这只是一种课余的选择,和唱歌跳舞一样。

王琪说,做童模的两年间,元宝的性格变得开朗,自理能力提高了,参加面试也锻炼了她的心理承受力。元宝在秀场后台总是很安静,如果等的时间太长,王琪就用ipad转移她的注意力,母女俩没有发生过冲突。

陈夕给儿子提供的是“精养型”的培育。然然感兴趣的项目,陈夕和丈夫都为他创造条件,马术、击剑、网球、小提琴样样都学,而走秀只是他的其中一项特长。

有时看到有些家长为了孩子走秀而请假,陈夕就想,“国际超模上小学时也是好好念书的,这样实在是得不偿失”。

在这三位家长之外,风波中的织里镇并未受到妞妞遭踹的新闻影响。

拍摄基地照常运行,厂家和电商平台仍需有大量的拍摄机会。童模中介在微信群里发出一条招募信息,一下子就有几十位家长报名。

童模论坛里有各个城市的家长闻讯而来,挤进这个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行业。

“我家宝宝5个月,大眼睛长睫毛,拍照很配合,大家看看有当童模的潜质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