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蔚来为什么会痛苦?

推荐中国经济网2019-08-15 10:53

  在成立电动汽车公司这条路上,已经有了殉葬者,后来者依旧前仆后继,蔚来是披荆斩棘还是倒在路上,没有预言家可以预知结果。

现在的蔚来为什么会痛苦?

  壹

  有几件事,让人印象深刻。

  为了写这篇文章,特意下了蔚来App,完成注册后仅仅过了5秒钟,有一个陌生电话响起、凭直觉认为不是骚扰,果然是蔚来的工作人员,接通后简单寒暄,并表示有任何问题可随时沟通,并礼貌挂断。

  简单,不拖泥带水,是个人比较喜欢的节奏。

  在此之前,一位同行送了我一个有NIO标志的杯子,NIO HOUSE的建立显然不止步于销售场所,而被拔高到社交场所。

  此后,但凡有造车新势力的新车发布、上市或者电动汽车的自燃,不论是不是当事主角,蔚来总会被提及。

  投身汽车产业的人或公司,都面临着四大问题:

  1.高耸的壁垒保护着业内现有公司

  2.新入行者得花钱兴建工厂

  3.寻找愿与小规模生产者合作的优质供应商

  4.建立分销网络

  更何况是因资本聚集而横空出世的蔚来,媒体的标题无外乎集中在:《蔚来有未来吗》、《蔚来的至暗时刻》、《蔚来被严重高估》等等。

  历史上、电动汽车也是不受待见的,连中学课本中反复出现的牛人托马斯爱迪生也没有成功,尽管在汽车时代刚刚开始时,爱迪生便断定电动汽车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前辈福特电动汽车死了,七十年后的特斯拉蹒跚而行。鉴于此,我试图从更长的周期看待蔚来,不一定有结论,也未必事无巨细。决定一个企业命运的,有太多因素。

  贰

  了解今日的蔚来,无论如何绕不过特斯拉。

  就好比研究达芬奇的绘画,就不能不提乔托、波提切利等人。

  具体来说,特斯拉是作为电动汽车第一家上市的美国企业,蔚来是第一家上市的中国企业;特斯拉在销量只有1063辆汽车时,开始筹备上市。蔚来上市前也是一千余辆的销量。上市首日,蔚来首日股价收盘于每股6.6美元,涨幅达5.43%,收盘后总市值达67.72亿美元。

  特斯拉与蔚来的背后投资机构,都有Baillie 的身影。英国资产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 &Co.目前是特斯拉第二大机构投资者,持有7.7%股份。该公司也持有蔚来汽车8,530万股股票,约占蔚来11.4%的股份。

  除去两者上市的高光时刻,剩余大多数时候,他们都面临相似的问题。特斯拉和蔚来的第一个五年即早期阶段,都面临:成本超支、质量问题(被媒体称为未完工产品)、延迟交付、起火事故、里程焦虑、财务危机、召回、裁员。

  你没看错,特斯拉曾经经历过的和正在经历的,蔚来全都走了一个遍,即便站在巨人的肩上,但有些问题依旧不可避免。决定蔚来能否走向更远,也许恰好是两者的差异。

  『盈利能力、销量、研发、运营成本』。

  四座大山,就这样横亘在蔚来面前。

  此外,充电与续航里程依旧是电动汽车逃不掉的两个梦魇。

  先说盈利能力,背后的隐忧是资本市场是否会有足够的耐心,蔚来和李斌能否熬过最为关键的融资期,让投资人对蔚来抱有信心,并看到长期价值。

  2018年,纯电动汽车占有率排名第一的特斯拉在亏损了15年之后,上市八年来迎来首次盈利。成立于2014年的蔚来,何时才能够盈利。

  也是十余年之后吗,这样的推算其实并无多少合理性,因为蔚来的整个周期明显是比特斯拉提前的,就连产品出现问题的时间、第一辆蔚来自燃的时间及产品召回的时间。李斌本人也认为,蔚来会比特斯拉在更短时间实现盈利。

  而造车新势力重资产、生产周期长、研发占比高的共性,使得他们不得不去面对短期难以盈利这个难题。2024年是蔚来成立的第十年,假若在第十年蔚来也开始盈利,那还等五年时间。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公开数据显示,蔚来汽车2016年、2017年、2018年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50.21亿、96.39亿,三年累计亏损已达172.3亿。

  财报显示,蔚来汽车在2019年一季度,净亏损达到6.236亿元,同比再次增加71.4%。近三年来,蔚来已累计亏损将近200亿元。与此同时,从2015年的第一轮融资算起,蔚来融资总额为265亿。

  蔚来产品序列,除去装点门面和为资本市场讲好故事的EP9,蔚来目前有SUV ES8 、ES6,以及轿车ET7。传统造车企业和其余造车新势力也大多集中在SUV和轿车两种车型,如小鹏、威马等,特斯拉相对产品序列较为丰富,包括紧凑型SUV、一款皮卡车、 一款重型卡车、 一款小型巴士。

  在车型和价位的赛道上,蔚来的竞品越来越多,合资品牌的新能源汽车相继驶入赛道,特斯拉更是以目前碾压的实力长期排在北美汽车排行榜首位,销量远远大于第二名的宝马i3电动产品。预计今年年底,位于上海的特斯拉超级工厂也将迎来生产。

  销量方面,蔚来半年销量没有过万,1-7月蔚来累计销量为7481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的预期是150万辆左右,届时,蔚来只能达到总销量的1%。这一数字,对于造车新势力头部的蔚来,显然名不副实。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的北美总部和研发中心承担着蔚来重要的研发工作,蔚来是为数不多自主研发电机、电控、电池包、网关、ADAS、智能化座舱的车企之一,这六个组件是智能电动汽车最核心的动力总成、智能化、自动驾驶相关组件,位居造车新势力研发之首,只是这一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持续多久还未可知。

  运营成本更是一件头大的事情。一键加电和换电模式的规模铺开,为蔚来带来了高昂的运营成本。近期,蔚来拆分NIO Power服务业务,出售FE车队,乃至裁员,均是为了压缩成本。

  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对裁员一事回应:『蔚来今年一直在做局部优化,提高运营效率,也是这个阶段我们该做的事。』简单地说,就是花钱的地儿越来越多,得开源节流,捂紧口袋过日子。

  李斌说,2021年是蔚来最重要的年份。

  在最新的五年计划政府工作报告中,2020年将有500万辆新能源汽车上路,这个阶段是蔚来能够利用的第一个销量良机,2021年蔚来已成立7年,产品线较为完整,充电和里程焦虑大为缓解,产品序列也更为多样,能不能熬过这个阶段,也将决定蔚来的后续命运。

  叁

  某种程度上,蔚来已经成了一家传统汽车公司。

  而这一点,也许是致命的。

  李斌曾说,蔚来不对标特斯拉,特斯拉是上一代的公司。这句话颇有几分哲学的轮回。如今,这句话要用到蔚来身上了。

  从三方面来阐释这个问题。

  一是后来者后发优势明显。以小鹏威马为代表的后起之秀,还是华人运通为代表的以智慧交通为载体的智能汽车,不论是月上牌量,还是对于智能交通和智慧城市的理解,在理念和战略上已不输蔚来;

  二是5G开始商用,互联网红利骤降,智能时代悄然而至。新革命浪潮席卷下的造车企业,无论新旧势力,抓住智能革命的红利期是不二之选。显然,曾经领先一步的蔚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其它竞争者拉开的差距会被时间和技术革命逐渐抹平,且这一速度正在加快;

  三是蔚来是国内造车新势力打响知名度最早的企业,其用户运营、产品定位、价格区间、技术研发及走过的弯路、入过的坑容易被后来者规避,也易于被后来者全面研究突破,也因此蔚来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局面,自身的优势不再那么明显。

  至此,蔚来会有何种命运呢?

  1.被收购

  2.挺过难关,成为或超越特斯拉

  3.其他

  自然界有一种动物,叫麂。同其它食草动物一样,麂的一生充满着坎坷和陷阱,它的成长便是一次次地成功脱逃的历史,同时它的历程也意味着别的食草动物无数次充当了它的替身。

  一位蔚来资深员工坦率地表示,蔚来的产品和用户运营相当不错,他个人也很喜欢李斌,但后继车型价格没优势,看不到走量的迹象。且李斌低估了『汽车的烧钱速度,高估了自己的销售能力。』据他透露,蔚来8月份还会继续裁员2000人左右。

  资本市场对于创始人李斌再熟悉不过,他被誉为中国的『出行教父』。据统计,李斌投资的明星企业近40家,总市值超过千亿。蔚来被收购或挺过难关,都有可能。无论何种命运,蔚来来过,存在过。

  写在最后:

  在成立电动汽车公司这条路上,已经有了殉葬者,后来者依旧前仆后继,蔚来是披荆斩棘还是倒在路上,没有预言家可以预知结果。本着对走在时代前沿、引领时代的蔚来创业者们,抱以祝福和掌声,毕竟,当年的吉利和李书福也没有多少人看好。创业维艰,只有活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好的。祝蔚来好运。

(中国经济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